诛国舅

  午後,城外十里坡。 一个青年驾着牛车,拚命赶路。 车厢内,有个廿来岁的绝色妇女,她愁眉低锁,不住的往後望:「相公,快点!」 

       「娘子,穿过松林後,相信会安全!」青年叱喝着驱赶牛车。 就在他们接近松林时,林中突然拥出一排健马劲卒:「郭三郎,你住那跑?」 

       「李国舅!」驾牛车的青年失声:「是他?!」

       牛车内艳女亦惊呼起来。 

       「想走?陈州境内,你插翅难飞!」三骑健马抢前,其中一人用刀柄一击,将郭三郎打翻,另外两人就将牛车上的艳女扯上马背。 

       「相公…相公…」艳女凄呼。

  

  「雪娥!」青年挣扎站起:「强抢人妻,还有大宋王法?」 

       马背上一个家丁挥马鞭将郭三郎击倒,三骑奔回一个瘦长无须的汉子旁,其中一人伸手一击,将那艳女雪娥击晕:「国舅爷,佳丽已得,那小子…」 

       他指了跌跌撞撞的郭三郎。 

       「拿弓来!」李国舅引弓搭箭: 「中!」 

       「哎唷!」郭三郎应弦而倒。 

       「这小子就像给强盗拦途杀了,走!」李国舅扬手,健马直奔回陈州。 雪娥慢慢清醒过来,她身上只有胸兜、亵裤,手足摊开,像大字似的,被铐在一张很长的『桌』上。 

       「哈…雪娥,我绑你在『如意机』上,今番你逃不了!」 枯瘦的李国舅站住『桌』旁,赤裸上身,手中提着一壶酒。 

       「恶贼!」雪娥虽不能动、但仍向他吐口水。 但口水住上吐不远,跌回她的粉脸上。 「香涎!」李国舅趴在她身上,伸出舌头就舐她脸上的口水。 

       「鸣…喔…」雪娥头乱摆,但他捉着她的脸就不停的舐,还将满是酒气的臭嘴,吻在她的樱唇上。 雪娥张嘴就咬他的口唇。

  

  「哎唷!」李国舅的嘴破了,流出血来,他幸而缩得快,他站回桌边:「姚雪娥,今宵李某一定要淫了你,你走不掉!」 

       他放下酒壶,搓了搓手跟着大力一握,就握着她一边奶子,雪娥急得喷泪! 

       「这『如意机』是依随炀帝的『如意车』图则…」他在桌下拨弄,桌面可以升高、降低:「绑住这里,任你三贞九烈,也要给我投降!」 

       他用力一扯,雪娥的胸兜始扯开,双乳左右荡了荡。 

       「噢!」她脸颊通红,双目紧闭。 雪娥的双乳很白,连蓝色的筋脉都看得一清二楚。 两粒乳头像红豆似的小,腥红而软,香泽微闻。 李国舅吞了口涎沫,他的掌心搓揉她红豆似的奶头上:「新剥鸡头肉,果然又嫩又香!」 

       他除了搓捏之外,还伸长舌头去舐。 雪娥哭着:「淫贼,你不得好死!」 

       「本国舅不得好死,你这骚货就欲仙欲死!」他猛地从靴筒拔出一柄锋利的匕首,一挑就挑开她的亵裤的裤管!

  

  「狗贼…」雪娥嘶叫着,她身上仅有的一块布,都给他割得片片碎,她整个牝户呈现李国舅眼前。 那是团粉红色的嫩肉,上面有稀疏的芳草。 

       「喔!」雪娥又气又急,晕了过去。 

       「名器!」李国舅将鼻子凑到牝户前,嗅了两嗅:「果然有芬芳之气!」 

       他狞笑着,脸色突然一沉:「郭三郎先碰她,我扒二摊﹖不行!」 

       他匕首一贴,就平贴在雪娥牝户上:「好歹本国舅也要留个纪念!」 

       他将刀锋顶着阴毛轻刮,那刀锋十分锐利,片刻间,雪娥右边牝户的阴毛被剃光,露出青青黑黑的毛脚! 

       「哈…好,再来!」李国舅的刀锋再沿着左边刮,半盏茶时间,雪娥的牝户上变了寸草不生! 他张嘴一吹,那些阴毛飞扬起,跌到如意机下的地上。

  

  李国舅将匕首插回靴筒内,细细的看着雪娥大张的阴户。 

       这阴户『蚌肉』不外露,刚才刮毛之时,倒伤了外皮,有部分渗出血丝,李国舅看了半晌:「昔日潘金莲醉卧葡萄架,今我也照本煮碗!」 

       他将酒壶再提起,就倾美酒住雪娥牝户上! 

       「哎唷!」酒是辣的,滚在牝户上,将雪娥痛得醒过来! 「良家妇女?我就要你变淫娃!」

       他将如意机降至脚下,跟着脱去靴子,就将脚趾踩着雪娥牝户的阴蒂,轻轻挑弄。 雪娥不能动弹,被他脚趾踩着左搓右揉,淫津流了些出来。 

       「哈…还不变淫妇﹖」李国舅边笑边退,在密室的几上,取过一碗黄李子,先执一粒,就打向她的牝户。 

       「哎哟…哎哟:!」他连掷三个,皆正中花心,弄得雪娥连声哼叫:「淫贼,你不要折磨我,杀了我罢…喔…」 

       「本国舅还未尽兴,缘何要杀要宰?」他狞笑着,从几上又取一瓷瓶:「这『声声颤』,搽少许在你牝中,片刻间就要你痕得要死!」

       他又将如意机升高回原状,跟着倾倒瓷瓶,将一些黄色粉末,弹入她牝户内。 他怕粉末入得不够深,还用中指伸入牝内,将药粉四处涂抹。 这下子可真弄得雪娥贞妇变淫娃,那药粉在花心内四周溶化,弄得她内阴似有千百虫蚁,在内咬她的肉! 

       「哎哟…」雪娥星眸半闭,牝户淫津猛出,她口唇抖颤,理智半失:「一定有人…诛你这奸贼!」 

       她下体痕得难受。 

       「哈…我就告诉你…」李国舅狞笑:「我李元孝有圣旨,见天不斩,见地不诛,不能用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伤我,就算包黑亦奈我不何!」 

       他的手又模住雪娥滑溜手的大腿上:「假如一个时辰无男精滋润,你就会变成荡女了!」 

       李国舅坐住『如意机』旁,看着雪娥难受。 她只感到牝户内像有千百条毛虫在爬,她脑海想到的,是男人的阳具。 

       「鸣…」雪娥哭了起来,她知道自己快将崩溃,那『药』会便她变淫妇! 她两扇『无毛』的阴唇皮,微微的抖动,淫水流得板上都是湿湿的。 李元孝瞪着她腥红的牝户:「好!就让你试试极乐!」 

       他解开裤子,露出龟头黑黑的阳具来! 那根东西起码六寸长,虽然是半软半硬,但棱角毕现,雪娥望了一眼,吓得不敢再看。 李国舅住『如意机』下,掏出一个包包来,拿出里面一个毛茸茸的羊眼圈。 他用手搓了搓肉茎,将那话儿弄得硬直一点,跟着将羊眼圈套在龟头上。

  

  雪娥等了半晌,不见他有异动,再张开眼,就见到李元孝在龟头上戴上羊眼圈,任龟头四周露出尖尖的幼毛来。 

       「哎呀!」她心中吓了一跳,雪娥毕竟是良家妇女,没试过淫具,当然忐忑不安,但下体却不住的流水,又想有东西给她止痕。 李元孝套上羊眼圈後,又掏出一个『银托子』来,这东西套住阳具末端,有两个匙羹似的东西,将两颗睾丸托着推前。 原来交合之时,睾丸会向小腹缩,缩到小腹上时,就会泄精。 而这银托子恰巧就将那两颗小东西托着,以使之小能在住後缩,这样就不曾早泄! 李元孝戴上两件宝贝後,拨动了如意机的机关,那桌面下降,将雪娥『无毛』的牝户,『较正』在他阳具前,他解开铐着雪娥足踝的铁扎,双手捉着她又白又滑的足踝,就用力一挺! 

       「噢…啊…」雪娥忍不着娇呼一声,他的阳具一挺就挺到底! 那羊眼圈的毛毛,揩住她牝户内的嫩肉上,又酥又麻,弄得她连打十几个冷颤。 李元孝站在『如意机』旁来『操』雪娥,自然较为省力,他狠狠的刺了十多下。 

       「果然是名器,又紧又湿又暖,这郭三郎几生修到!」李元孝一边喃喃自语,一边又狠狠的插了廿多下。

  

  只听见『吱、吱』连声,雪娥牝户内,涌出带白泡的淫汁来,她既不能挣扎,那羊眼圈抵着她的花心勾出插入,弄得她死去活来,双眼翻白! 不过,雪娥不敢呻吟,她知道一叫,徒令李元孝再增快感。 但他抽插得越快,那牝户内的『痕痒』感就减轻,她亦乐得他狂插! 李元孝咬牙抽插了两百来下,雪娥的淫汁已流尽,她的阴户深处,突然有股吸力,将他的龟头吸着,就住内扯! 

       「噢…来了…」李元孝乐得趴住雪娥身上,享受着她『鲤鱼嘴』似的乐趣。 他双手摸着她的玉峰,间中亦大力的挺多三几下,只感到畅快莫名。 雪娥陷住昏迷中,她似乎将李元孝当是夫婿郭三郎,她哼起来:「官人…我要…」 

       「来了…」李元孝提起屁股,又狠狠的插下去,也不知插了多少下,他只觉一阵甜畅,一道道的热精,就直喷入她花心内! 雪娥牝户内的『春药』未散,她仍吮着李元孝的龟头,他好不容易,才『卜』的一声拉了出来! 她星眸半闭,似乎是乐极昏了过去!

  

  李元孝想穿回裤子时,赫然见到龟头有鲜血,他望向雪娥下身,有鲜血渗出。 「这婆娘月事到?」他用手绢抹抹她的下体,那是鲜血,不是月经来时的瘀血! 他再摸摸雪娥的身子,竟是冰冷的! 

       「这婆娘乐极死了?」李国舅吃了一惊,他急忙奔出密室,找府中人来善後。 

       「禀国舅,那婆娘是身怀着一个月身孕,在极乐之时,流产血崩死掉了,是一屍两命!」 

       「死了﹖」李元孝脸色发青:「这婆娘无福份,拖到府外,找处荒山野岭理了!」 

       可怜姚雪娥,一缕香魂就埋在荒山,死前还给人污了身子! 在另一方面,郭三郎捱了一箭,但并没有丧命。 那利箭只射中他肩膊,但他倒地时,就像给射正心胸一样。 郭三郎忍痛拔出箭镞,他知道要保持生命,才能救回妻子。 而李元孝一行家奴,抢得雪娥,亦没有理三郎死活。

  

  三郎跌跌撞撞的向前行,他肩膊流了很多血,十分口渴。 他走了三、四里後,闻得水声,正想爬下山坡,但一个立足不稳,就滚了下去: 「哎唷!」 

       他滚到溪旁时,就看到一个少女,她眼睛大大、嘴巴小小,是一个美少女! 

kkbokk.CoM

       她扶起他:「哎,你怎样了,为甚麽伤得那麽利害?」 

       「我…我遭恶贼所害…」三郎蹙眉:「姑娘可否救我?」他摇摇欲晕。 

       「大哥快来,有人受伤啦!」少女娇呼。

  

  郭三郎再醒过来时,是躺在茅舍板床上。 一个虯髯大汉在床畔:「兄弟,你姓甚麽?是谁人伤你的?」 三郎忍不住哭了出来! 

       「在下是和一个权贵结了怨,他想侵夺我妻,我…携妻想逃走…但被追及…他抢了吾妻,还想杀我!」

       郭三郎神色凄然。 虯髯大汉亦自我**:「我叫杨维康,本是契丹人,因避战乱和妹妹杨楚绿在此隐居,父母在战乱中身故,自己不求闻达,只望做山林散人!」 

       那美少女楚绿这时走入茅舍,她婀娜多姿,情窦初开,偷偷望着郭三郎一笑。 「你既有莫大仇恨,住下听闻开封府尹包拯,就要来陈州代天子巡视,你不妨找包大人申冤,包学土铁面无私,专为民请命!」

       杨维康对郭三郎说。 

       「区区亦有此意,但不知包青天几时来﹖」 郭三郎此日後,就住杨家茅芦养伤。

  

  国舅府内,李元孝亦派人到十里坡打探。 

       「禀国舅,发现不到郭三郎的屍身,这厮恐怕是给人救去,近日传闻包黑子曾到陈州,这事如张扬…怕不利…」

       师爷劝李元孝。 怕甚麽?本国舅有皇上丹书锦卷,见天不斩,见地不诛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不能伤,任他是包黑又奈何我?」 

       李元孝沉吟半晌:「那郭三郎捱了我一箭,伤得不轻,纵然不死,相信亦在附近匿藏,我们多派人马在一带搜寻,一定要斩草除根!」 

       国舅府的人,於是在十里坡搜索。 杨维康、杨楚绿两兄妹不知,郭三郎倒是很小心,他白昼足不出户,偶然黄昏才出来,他臂上箭伤康复算快。 李元孝带领恶奴,在搜索郭三郎时,无意发现美貌的楚绿! 

       「哗!这艳女比那个雪娥还要美!」李元孝差点连口水也淌出来。 也许是阴差阳错,郭三即刚好探头出屋。 

       「这死剩种果然和这美女有关系,哼,给我抢!」李元孝一策马,十余骑就冲下山坡,扑向茅屋!

  

  郭三郎听见马躲,探头就看到李府恶奴号衣,他怒吼一声,就抓了一柄打猎的叉,要和李元孝等拚命。 杨氏兄妹是契丹裔,武功不错,他们分别抄了钢刀在手:「郭兄,那些狗贼就是抢你妻的人﹖」 

       郭三郎怒吼:「就是他们,小弟不懂武功,今天也要兴他们拚了!」 

       李元孝吩咐家奴:「不要放箭伤那美人,其余的杀,一个奖金五两!」 

       十余骑亮出刀枪就在茅芦外打起来,杨氏兄妹虽然有两下子,但双拳不敌四手,他们砍翻了几个恶奴,无奈对方骑在马上,占了便宜,杨维康又要维护郭三郎,他身上亦中了两枪,奄奄一息。 李元孝在最後时分才加入战阵,他抡剑直取楚绿。 小娃儿想挡,但一个恶奴乘她背後空虚,就用綑索将她左臂缠着,就想拉倒! 

       「哥哥快走!」楚绿斩断綑索大呼。 她独力舞起刀花,迎抗七、八骑,自然惊险万分! 幸而李元孝不想她有伤,众奴不敢策马踏她。 杨维康流血很多,郭三郎亦中了多刀,两人搀扶着,住屋後奔。 

       「放箭!」李元孝命其他恶奴:「射死两个男的!」 

       「嗖、嗖…」,乱箭横飞,郭三郎和杨维康滚下山谷… 楚绿抵敌下来,亦想纵身跃走,但就给李元孝捉着,亲了亲粉脸:「好香!真是天姿国色!」 

       「哥哥记得回来救我…」楚绿尖叫声中,给李国舅击晕,按上马背扬长而去。 杨维康和郭三郎滚到谷底,郭三郎因身子较差,已经是气弱如丝。 

       「杨兄,我郭三郎是沧州人氏,本是卖药材的,但有天…给姓李的看上我妻子…」 郭三郎口中连连吐血,他撕下一片衣襟,用鲜血写下『状词』:「杨兄…小弟恐怕不行了…我妻已怀孕一个月,或许仍住李国舅府中,烦兄替我…向包大人申诉…救回我妻…」 

       郭三郎流血过多,面白如纸,终於倒地不起。 杨维康身体比较强躂,所中两枪都是手脚,他找山草药敷治了创口,然後在荒山挖了个穴将郭三郎埋了! 想不到郭氏一门,就给奸国舅李元孝害得一个不剩。

  

  杨维康住林中养伤,他准备去找包公! 包拯奉仁宗之命,再到陈州,因为奉天巡狩,又有尚方宝剑,沿途找包青天申冤的百姓不少,所以行程甚慢,走了十日还未到陈州地界。 

       这晚,包公在陈州外博望坡驿馆休息,二更时分,突然有阴风吹起。 包公正住阅卷宗,只见烛光乍灭,一个女子的阴魂,在案前出现:「包大人…申冤呀!」 

       「你有甚底冤情?」包公只见阴魂清秀,但乍明乍减。 

       「小女子是姚雪娥…就在…陈州…」女的阴魂还末说完,半空中突然响起霹雳雷电之声,跟着一道闪电,将她的魂魄震得无踪。 

       包公虎眼一转:「下官未到陈州,就有这等怪事,看来,非要兼程前往不可,唉﹗国家昇平,就多了这些奸官污吏!」 

       在另一方面,李元孝将杨楚绿带回府内,又将她困在密室内,准备用『如意机』之助,将她污辱。 

       「这个村姑有一身武艺,本国舅准备纳她为妾!」

       李元孝吩咐府中老妪:「你就去验验她是否处子,倘若是的话,我还要捋采真阴!」 楚绿给牛筋缚着手脚,根本不能反抗。

  

  老妪将她缚在密室如意桌上,剥光了她的衣服。 楚绿双乳大而圆,奶头小若红豆,乳晕上还有几根毛,她的牝户甚紧,牝上只有稀疏的阴毛。 老妞俯头先在楚绿的阴户上闻了闻。 楚绿想踢她,不过徒花气力:「恶婆子,你…敢动我…我哥哥一定宰了你! 

       「还叫?」老妪双手用力夹着她的牝户的阴唇一扭! 

       「哎哟!」楚绿痛得尖叫起来。 

       老妪用指甲在她大腿内侧一刮:「小娃儿,你还多嘴舌,小心皮肉痛苦!」 

       楚绿咬着小嘴,果然不敢吭声。 老妪用尾指在她牝户上扫了扫,撩出些淫水来,放到鼻端再闻:「十分清新,你有处子之香!」 

       楚绿双腿是大张的,牝户口撑得阔阔。 老妪凑头用眼看看她的牝户内:「肉色鲜嫩,果然是上品!」 

       她看了又看後,站回身子,走到一角,拿起一瓷碗,上有二枚鹌鹑蛋,这两颗小卵是煮熟的,还有微热,老姐将小卵剥去蛋壳,将一枚指头大的蛋,塞在楚绿的牝户口。

  

  楚绿想挣扎,但腰一摆动,那枚鹌鹑蛋就朝她牝户内滚。 楚绿看不到下体情况,急得大骂:「恶婆子,你塞甚麽东西伤我?」 

       老妪微笑:「姑娘,老身试试你是否处子,假如你乱动,这枚鹌鹑蛋滚了进去,那可怪不得我!」 楚绿果然不敢挣扎。 

       那枚鹌鹑蛋在她牝内,弄得淫汁直出,但说也奇怪,楚绿的阴道内虽滑,但那枚小卵就卡住当中,并没有再滚进牝户深处。 老妪仔细的看了又看:「恭喜姑娘,你处女膜末破,刚好阻着小卵往里滑,假如你不是处子,这枚小卵就滚到你子宫口啦!」 

       楚绿惊呼:「你想怎麽样?快把那小蛋弄出来!」 

       老妪皮笑肉不笑的:「这是你的福气,老妪这就去叫主人来看!」 楚绿只觉粉面发热,她怕鹌鹑蛋滚入体内,果然不敢动,但小卵塞在牝户内,她又浑身舒服起来。 老妪没有理会楚绿,从暗门离开密室。 李元孝听到弄回来的是处子,淫心大起,他食了两颗春药,就直入密室。 楚绿像只小白羊,她急得粉脸胀红,难过得要死:「恶贼,你敢污辱我,我哥哥一定杀了你!」 

       她是契丹人,此刻情急下,也不禁梨花带雨,哭了起来:「恶贼,你不得好死!」 

       李国舅坐到如意机旁,伸手摸了摸她鲜嫩的牝户。

  

  他扫了扫她的牝毛,然後住她的阴内一挖,将那枚鹌鹑蛋挖了出来! 那枚白白的鸟卵,沾满了楚绿的淫汁,李元孝将鸟卵一放到口内,就咀食起来: 「这东西沾了真阴,果然可口!」 

       她不知房内有人,放下灯就解开外裙,直除剩胸罩、亵衣,再坐在床畔脱花鞋、除白袜。 杨维康看到她身材凹凸,肤色算白,吓得不敢再看:「我是来报仇的,并不是采花贼!」 

       他想乘那女的睡後就走,但,园内狗吠复响。 「府中狗整夜吠,再搜!」府中家丁叫喊。 而听声,似乎有人要搜入屋来。 杨维康一惊之下,马上跃上床,那女的惊醒,她还来不得呼救,杨维康已用刀架在她头上:「在下想入府报仇,现被人追捕,姐姐如能助我脱险,定当结草以报,否则,在下先宰了你,再去决死战!」 

       女的起先在颤,但听见杨维康这样说,就镇静下来。 果然不久就有家丁推开门缝探头入来。 「呸!我是夫人婢女秋秀,已更衣上床,你们莫要入来!」

       维康身畔的女郎呼喊。 家丁嬉皮笑脸看了一会,果然没有进入屋。 「秋秀姐,如果见到陌生人,记住叫喊,今宵府中戒严,免得国舅爷打骂!」 杨维康缩在软肉温香旁边,自然是字字听清楚。

  

  在烛光摇曳中,他见到秋秀面目姣好,而女的见维康相貌堂堂,亦有几分欢喜。 

       「今宵你不能走啦,奴婢的身子…给你看过…」

       秋秀粉脸绯红﹕ 「除非你答应娶…婢子为妻…否则…奴怎有面去见人?」 

       维康见她刚救过自己,面且体香微闻,忍不住就搂着她道:「若得报大仇,定然娶你!」 

       他解下她的胸兜、亵衣,就去吻她的奶头。 秋秀双奶不大,但乳头倒很大粒,维康含在嘴里舐吮片刻,那两颗红豆已发硬。 她下边毛毛甚多,牝口湿濡,维康轻轻握着阳具一挺,就插了到底。 秋香死命的搂着他,屁股不断扭磨,嘴里想哼又哼不出。 维康大力的挺了十来二十下,只觉一陴甜畅,他亦搂着秋秀:「丢啦…这都赏给你吧!」 

       「哎…哎…」秋秀大力在他的肩膊上咬了一口:「奴婢还想要!」 这晚维康梅开三度,到天明才由秋秀带路,逃出国舅府。

  

  杨维康逃出後,不敢再闯国舅府,他在陈州附近等包公。 也许是皇天不负苦心人,包公这天经过陈州官道时,就遇到杨维康拦路告状。 

       「刁民,竟敢告国舅?」包公怒叱:「给我打五十!」 

       「冤枉呀!」维康叩头至流血:「状词所写,句句属实,要是草民半点撒谎,天诛地减!」 

       包公叫衙差张龙扶起他,即赴陈州城,升堂一问,陈州官吏都以眼代舌。 包公决定和公孙策到国舅府拜会李元孝,并出示杨维康的状词。 

       「哈…包拯,本国舅虽任性而为,不过,身有皇命!」李元孝拿出锦卷,上书﹕见天不斩,见地不诛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不能伤」! 

       包公接过一看,气得瞪目:「你…」 

       「包拯,你陈州放粮,也不必多管闲事,这姓杨刁民,在下会派人解决,回头我住舍妹李妃前美言几句,包大人就会升官呢!」李元孝十分傲慢。 

       「呸!」包拯连茶也不喝,就和公孙策魅国舅府:「天下有此奸贼,奈何?」 

       他派人查过,李元孝果然有侵郭三郎妻,淫杀杨楚绿。 包公见过『诰命』(皇帝封赏的书函)果真奈李元孝不得,正气实难吞咽:「奸杀两女,害死人夫,倘不能正法,这官不做也罢!」 展昭、公孙策等来安慰,几个人曾商诛杀李元孝之法。

  

  包公内室,挂有画幅,中有一『墨竹』,画得挺秀万分。 他和公孙策想不到计时,却齐看到这幅竹! 包公突然狂喜:「有了!」 

       公孙策望着包公亦笑:「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!」两人相顾大笑。 展昭这武夫则摸不着头恼。 包公命令公孙策:「明日在衙前,搭一竹台,要高十丈,灯台顶青嫩竹支,建一无窗密室,只留一门,亦要用竹做!」 

       包公吩咐公孙策:「竹台建成之日,你兴我送帖予李元孝及陈州各官员来饮宴,到时,包某就可为天下人出一口气!」 

       公孙策恭手而退,而包公拉过展昭来,在他耳边亦授锦囊,听得展昭连连点头,不住称好。 这竹台三日就搭建而成。 

       公孙策亲自提帖往请李元孝:「包大人前次得罪国舅,故特在新建『翠竹台』致酒赔罪!」 

       李元孝狂笑:「哈…包黑子也奈我不何,哈…本国舅就陪你去一趟!」 李元孝挑选勇悍的家丁四、五人陪他前住,就见高而巍峨的竹台。

  

  包公台下相迎,一同登台。 台顶密室早设下酒筵,陈州官吏、包公、李元孝等鱼贯入座。 酒过三巡後,包公环视各官吏:「包某代天巡狩,但有一恶贼,连害三命,恨不能诛…」 

       李元孝面孔一变:「包黑,你不是赔罪?」 

       「逆贼,本官要诛杀你!」包公喝令:「关门!」 

       仅有的竹门关闭。 李元孝四家丁想反抗,但被张龙,赵虎等掣着。 李国舅没带刀剑,他拍桌怒喝:「李国舅见天不斩,见地不诛,谁敢杀我,就是逆旨!」 

       陈州众官吓得缩住一旁。 包公朗声:「翠竹台上不到天,下不到地!」 

       李元孝脸孔一变:「那又怎样?本国舅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不能伤!」 

       包公叱喝:「李元孝,郭三郎、郭姚氏、扬楚绿是否你所杀?」 

       李元孝狞笑:「杀三个贱民,有甚麽大不了﹗」 

       包公怒吼:「人命关天,你何德何能,敢草菅人命?」 

       李元孝站起就要走:「本国舅就算草菅人命,你能奈何?哈…」 

       包公挥袖:「展昭何在﹖」人群中闪出展昭,他手拿一根尺八长的翠竹,竹头用利刀斜斜的削去一片,锋利无比! 

       展昭一拦就悯在李元孝跟前:「纳命来!」 

       「你凭甚麽敢动我?」李元孝亦挥袖。 

       「哼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不能伤,但,李元孝且张开眼看,这是竹,并非五行之物!」 

       李元孝凉了一截:「包黑,你…你布局害我?」 

       包公向着陈州官员正色道:「在下嫉恶如仇,替天行道,你这狗贼不死,如何谢天下人!」 

       他从袖内拿出令箭扔下:「杀!」 

       李元孝这时慌了手脚,他挥出一掌就切向展昭。 但论武功,他怎及展昭,三招过後,展昭用竹柄一敲,就将他打翻在地,跟着一脚就踏在李元孝背上。 

       「包大人饶命,小的以後改过自新,不敢作恶了!」

       李元孝哀求。 包公别过脸去:「展昭!」 

       好个展昭,将手上长竹,就当铁矛一样,朝着李元孝的心窝部位,狠狠的刺进去。 

       「哎唷!」李元孝惨呼一声,那长竹由他背心刺入,由前胸透出,将他牢牢钉住竹台上。 密室内众人,莫不胆颤心惊。 李元孝血如泉涌,展昭怕他不死,又多拿一根削尖的利竹,再从他头际刺入。 

       「鸣…」李元孝身子抖了两抖,一命呜呼。 那竹中心是空的,刺进人体,血流得特多特快,片刻间,竹地上都是血。 李府四个家丁,吓得跪倒:「包大人饶命,小的都是国舅爷差遣的!」 

       包公叫他们二写下李元孝作恶的事,四人列出四十多项,包公要他们划了押,才赶他们走:「叫国舅府的人来收屍吧!」 想不到李元孝的家人,知道他伏法後,纷纷挟带走了,竟无人收屍。

  

  包公回到陈州府衙,修表上奏仁宗皇帝,之後,接见了杨维康:「李元孝已死,你可以找寻你妹屍骨,带返乡安葬!」 

       杨维康叩谢了包公,他找到从李家逃出来的秋秀,耕田打猎归隐。 该夜,包公梦中,见到两个女的游魂来叩谢,一个是姚雪娥,另一个是杨楚绿。

  

  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