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卓荒淫录

东汉末年,阉官十常侍作乱,诱杀国舅兼大将军何进。何进的部下袁绍,曹操带兵入宫捉拿参与叛乱的阉官,阉官张让等人遂劫持初登基不久的少帝及其弟陈留王冒烟突火,仓皇外逃。


大军阀西凉刺史董卓闻讯,借戡乱勤王为名,带领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杀进京城,尽诛叛乱阉官,并祸及无数无辜的太监,宫女和京城平民。


二十万西凉官兵,素来驻扎平沙荒原的甘肃境内,不近女色已久,即使母猪都难得一见,所以一进了京城,看到花花绿绿的帝都民女,一个个就像从地狱释出的饿鬼,尽情掳掠奸淫,甚至在街头巷尾,如野狗般宣泄兽欲。


董卓,身材硕硕肥大,胸毛如鬣,是个十足十的瘟君兼色魔。


虽然在戒马倥惚中,仍每晚都要数名少女一丝不挂地陪他裸寝,或任他摸乳撩阴,或含住他的阳具睡觉。


西凉军入城后数日,董卓见皇宫华丽壮观,宫女妃嫔美艳绝伦,于是就兴起鹊巢鸠估的念头,准备废黜少帝刘辩,另立其弟陈留王刘协为新君。


其时,刘协年方九岁,是个无知幼童。


董卓欲立他为君,狼子野心昭然若揭,无非当他作扯线木偶,自己则为所欲为。


不料,当董卓召集文武百官提出此议后,却遭到另一军阀,荆州刺史丁原的反对和示文,于是双方便扯马列阵对敌。


丁原之所以敢同董卓硬碰,所赖者系义子吕布的神勇。


果然,战鼓三响未已,吕布即斩将夺旗,吓到董卓狼狈逃回营中,恨得牙痒痒的。


帐下虎贲中郎将李肃见状,遂笑嘻嘻上前禀告道:“主公,末将有一计可令吕布归降麾下,请勿烦忧。”


董卓喜道:“你有何计,快说!”


李肃答道:“末将与吕布乃同乡,当年曾是同窗好友,深知其人勇而无谋,见小利而忘大义,兼且十分好色。主公可将胯下爱驹‘赤免马’和美女、黄金相赠,吕布必舍丁原而倒戈相向。”


董卓为完成大业,只好割爱,就令李肃将心爱的赤免马兼美女十人,黄金千两,明珠数斛送与吕布,招其来降。


吕布得到千里宝马和美女黄金,果然连夜入帐杀死义父丁原,割下首级献与董卓,并另拜董卓为义父。


董卓得到吕布,如虎添翼,声威大振,朝中文武百官个个震惊,纷纷附和,董卓于是喝令少帝刘涛退位,立陈留王刘协为君,号献帝。


此时董卓大权在握,自然趾高气扬,筹躇满志,带剑上朝,鄙视百官,白日坐于龙椅,代献帝审批奏章,夜则宿皇宫,卧龙床,召妃嫔,宫女陪寝。


董卓本是臭名满天下的变态色魔,此时入住皇宫,犹有如饿狼入羊群,干下许多荒淫秽乱的丑事,史官亦曾偷偷记录,三国演义作者因碍于观瞻,只是概略一提。本文乘现在多人都在谈三国之际,予以详尽披露。


据古人所著‘春宫窥秘’和‘王女心经’等书记载,早在黄帝时期,皇宫就流行采阴补阳的床上性学。


当时著名的性学家素女就建议黄帝同十六岁以下的少女性交,每晚六,七人至十余人,这样就可摄取少女的真元补充自己的阳气。


黄帝依言,先后与千余名处女交媾,果然老而弥壮,董卓这个变态大色魔,一见后宫美女如云,自然欣喜若旺,恣意淫乐。


他听从献媚的大夫之言,每天都会将千年人参填入狗鞭中,再塞入十名宫中少女的阴户之中,然后挺着硬勃的阳具,趴在少女身上,逐一将填了人参的狗鞭顶到少女阴户的深处,接着揉捏少女的乳房,狎弄少女的阴核,令这些少女产生淫兴,分泌出淫水,〔古称真阴〕把狗鞭浸得发涨,至翌日凌晨才用木夹取出,作为补物服食。


每当他玩弄少女而自己亦兴致勃勃之时,就令这些少女两人一对,互相啜乳舔阴,而自己则找未塞入狗鞭的宫女抽插。


由于他的身躯肥肿如猪,肚腩高高凸起,阳具又非常短小,很难捣到身下宫女阴户深处,但此时又欲火焚身,所以便拚命地挤压身下的宫女,就像饿虎朴羊般逼到宫女惨叫连连,有的甚至窒息而亡。


对于宫女的死活,董卓虽然不放在心上,但总难免有点扫兴,所以后来便转而采取‘床边拗蔗’的方式,令宫女张开双腿垂下床沿,自己则站在床边发力捣插。


董卓虽是武将,但站得太久亦不好受,本来,他可以令宫女骑在他身上套纳的,但他却迷信女人骑着自己高高在上是不吉利的,所以当玩‘床边拗蔗’而觉得疲倦时,他就会令宫女趴在龙床上,自己则跪坐在她后面,双手捧看玉臀奋力抽插。


有时玩到性起,董卓亦会坐在龙床上,让宫女坐在他怀中套纳,自己则双手环抱宫女娇躯,揉捏玩弄她的乳房。


在芸芸性爱花式中,董卓最喜爱的,就是将自己肥大的身躯‘大字’般仰躺床上,然后令十数名脱得赤裸裸的宫女环绕在他身侧四周,有的供他模乳撩阴,有的则轮流替他吹箫舔卵。


当宫女含啜到他血脉贲张,精关即将洞开之时,他便兽性勃发地将宫女的樱桃小口当作阴户,狠狠弄干,直至精液喷进她们的喉咙中。


热精虽然腥膻,但毕竟是男人体内的精华,所以吞精在宫女们的心目中并不算难忍的差事,最为她们暗暗恨之入骨的是,董卓有时因戈伐过度而无力勃起时,会迁怒为他含春的宫女,把尿射入她们口中,并逼她们饮下。


为了能够更加肆无忌惮地淫乐弄权,董卓又派人毒杀废帝刘辩,废后唐妃,同时绞死太后何氏〔何进之亲妹〕,又把所有对地稍露不满的人剖腹挖心。


董卓毒杀废帝,威压新君,杀害忠良,秽乱后宫的恶行终于引起朝野文武百官的强烈愤慨。


他们表面上对董卓唯唯诺诺,恭恭敬敬,暗地裹却密谋征讨诛除此僚。


曹操当时为骁骑校官,甚得董卓信任,因而受到反董派的不满。曹操知董卓四面楚歌,时日无多,便意田暗杀董卓,争取人心。


一曰,他趁着董卓午睡,拔刀欲行刺,但凑巧被吕布撞见,急忙诈称是献宝刀与太师,然后仓皇逃走,并广发诏书,号召十七路军阀共同征讨董卓,于是遂引发刘备,关羽,张飞‘三英戟吕布’的千古佳话。


因吕布不敌刘,关,张,董卓遂决定劫持献帝,迁都长安避祸。


虽然连吃败战,董卓仍不忘淫乐,征集二十万民夫在长安城外的邬坞兴建行乐宫,搜罗民间美女八百名供他泄欲,又将捉来的数百名俘虏斩断手脚,剜去双眼,割下舌根甚至将整个活人放入大锅中煮烂,强迫百官食人肉羹。


百官见状,均吓到全身发抖,惶恐不已。


由此可见,董卓是一个十足的变熊狂魔。


当时,有个任职司陡的王允便暗萌杀董之心。


他是个文官,职司礼乐,府衙养蓄养大批官妓。当董卓作威作福,横行无忌时,他便韬光养晦,终日闭门在家中,与众妓饮酒作乐。


在当时的官场风气中,蓄妓狎玩是风流韵事,非但不会受到非议,反而被誉为文雅之士。


当晚,王允令众官妓歌舞助兴,自己饮了几杯闷酒,想起董卓把持朝政,残暴淫乱一事,不禁愁锁眉梢,恨上心头,推倒案上酒樽,漫步走到后庭。


是夜,月色正圆,穹苍如洗,花影婆娑。


王允突见园中牡丹花丛中,有一少女正袅袅婷婷地跪在香案后,望空祷告。


王允凝神一望,原来却是义女貂婵。


貂婵亦是王允蓄养的官妓,她自繦褓中就被王允抱来抚养,教以琴棋书空歌舞,现年方十六,出落得美于如花,肌肤胜雪。


王允见她艳压群芳,又聪敏颖悟,善解人意,所以格外疼惜,特地收为义女。


与现在有些富豪和大导演收养契女一样,名义上父女相称,实际上则是金屋藏娇,视为侍妾二娘。


貂婵早在十三,四岁时,就被王允破瓜,成为他最宠爱的陪寝娇娘。


王允见貂婵喃喃低语,幽叹连连,误以为她埋怨自己年老,私心爱慕风流少年,因此才向月中嫦蛾仙子诉说心中绮情。


当下勃然大怒,紧走几步,冲到貂婵面前骂道:“贱人,你究竟有什么私情,深夜在此哀叹?”


貂婵急跪倒在王允脚下泣道:“贱妾对义父之心皎加明月,只是刚才在席间见义父愁肩苦睑,定必是为国家大事烦恼,所以才向月神祷告,祈求国家安定和平,义父建康长寿而已。”


王允闻言,手抚貂婵秀发,柔声说道:“难得你加此忠心明理,老夫甚感欣慰。你快起身,随老夫到昼阁,我有事对你说。”


到了昼阁,王允喝退恃婢家奴,双手捧着貂蝉的秀颊凝望,越看越爱,突然灵机一触,跪倒地上,向貂婵纳头下拜。


貂婵登时吓到手足失措,亦急急跪倒,扶起王允,惊呼道:“义父,你想折杀贱妾呀,有甚废事但说无妨,贱妾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
王允咬咬牙恨,把心一横,说道:“老夫是为国家拜你。”


貂婵茫然道:“残妾区区弱质女流,对国家有什么用处?”


王允含悲说道:“老夫刚才见你美貌赛过月中仙子,所以心生一计,可为国家除去奸贼乱臣。”


貂婵怔怔问道:“义父有何妙计?”


王允道:“老夫早闻董卓,吕布都是好色之徒,所以想先将你嫁给吕布,然后再献与董卓,以便离间董卓,吕布两父子的感情,以你的美貌智慧和床上淫技,一定可令他们两人为你争风喝醋,反目成仇,或董卓杀吕布,或吕布杀董卓,无论谁死,对国家都大有好处。”


貂婵凄然道:“义父,你不要贱妾啦!”


王允将貂婵抱入怀中,疼惜地说道:“老夫在众多妻妾歌妓中独爱你一人,这几年来,哪一夜不是由你陪寝,只是为了国家,只好忍痛割爱。”


貂婵含泪道:“义父忧国忧民,贱妾又怎会惜此贱躯,但贱妾已是破甄之身,要如何才可瞒过奸贼?”


王允低头沉吟,突喜道:“老夫已有良策了!”


欲知王允有何良策,讲看下回分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
却说司徒王允眼见董卓有谋朝篡位的野心,网罗党羽,广招义士,更兼有天生神勇的吕布相助,因此便想布下美人局,用美丽聪颖的貂婵为饵,以连环计离间董卓和吕布两父子的关系。


但貂婵早为自己破爪,恐怕董卓不喜,故沉吟良久,才想出一条计策,于是就对貂婵说道:“初生雄羔羊的尿泡小且薄,如果内装鸡血,再塞入你的阴户之中,当老贼和你交媾,阳物初初插入之时,你便运气丹田,驱动阴肌夹爆尿泡,则鸡血泌出,有如落红,老贼必以为你是处子之身矣!”


貂婵鼓掌笑道:“义父果然想得好计!”


王允又道:“董贼肥老猪猡,行房必然诸多阻碍,所以你必须违用老夫以前传授给你的床上性技,尽量盘腿拱臀,使老贼的阳物能尽根没入你的阴户,再施以箝夹箍逼,老贼定必其乐无穷,视你如珠如宝也。”


貂婵点头答道:“这个贱妾晓得,现夜已深沉,待贱妾最后一次陪义父安寝吧!”


当下两人宽衣上床,因为离别在即,貂婵又需试演性技,所以便施展浑身解数,不消片刻,王允便觉吃不消,龟头酥麻,精关洞开,忙制止道:


“妙极,正是如此,收紧阴肌,老贼必定欢畅不已,老夫已经快给你榨出阳精,你且松一松,慢慢玩个尽兴。”


原来王允自貂婵年幼时,就令她终日坐坛,使具阴阜丰满圆润,洞窟细小狭窄,又传她道家练气之术和阴柔之功。


其实,这种技艺,亦是妓院老駂训练雏妓的基本功,只不过貂婵受到王允的悉心教导,功力特别精纯罢了。


王允蓄养官妓多年,自然特别有心得,否则貂婵虽美,但董卓府中美女盈千,再加上皇宫粉黛众多,就未必会为她而同盖世英雄的吕布反目了。


计谋既定,王允便将家中珍藏的明珠数颗,今良匠嵌造出金冠一顶,差人密送与吕布。吕布大喜,随即亲自到王允府第道谢。


王允将预备好的佳肴美食上桌,殷勤向吕布劝酒,满口称赞董太师丰功伟绩,吕布德勇兼备,神勇无敌。


俗语道:“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。”吕布闻言,自然欣喜畅饮。


王允见吕布半醉,便喝退左右随从,今婢女引貂婵艳妆而出。


吕布见貂婵衣袂飘飘,仿若仙女临凡一般,一身绛色罗裙,锦带束腰,更显得酥胸丰满,隆臀圆浑。


加上淡扫蛾眉,薄搽胭脂,清丽而秀美,不由看到眼都直了,心痒痒地惊问道:


“此女是何人?当真艳丽无双!”


王允笑道:“小女貂婵也。她久慕将军你英勇盖世,故特来拜见。”


说着,便令貂婵为吕布斟酒。


貂婵献酒与吕布,暗送秋波,吕布接酒杯时亦故意用手指偷摸貂婵的手背,两人随即眉来眼去。


王允见吕布已上钓,便佯醉道:“老夫不胜酒力,暂且告退,让小女陪将军痛饮几杯。”


又对貂婵道:“女儿,全家上下的福泽今后全靠将军哩!”


貂婵假装羞人答答,欲转身入内,急得吕布坐立不安,想出口挽留,又怕太唐突。


王允看在眼内,便对貂婵道:“吕将军是老夫至友,孩儿陪他坐坐无妨。”


貂婵于是盈盈坐在吕布身侧,殷勤劝酒。


吕布张口就干,眼光不离貂婵上下身。


王允暗暗捻须微笑,于是手指貂婵对吕布说道:“老夫意欲为小女作主,将其许配予将军为妻,不知将军是否肯接纳?”


吕布闻言,喜出望外,纳头就拜,谢道:“司徒如此错爱,布当效犬马之报。”


王允扶起吕布,笑道:“待择定吉日,便送小女到贵府。现老夫入内稍歇,你们两人好好相谈。”


吕布见王允离席入内,堂上悄无一人,便放胆褛着貂婵的纤腰,根不得马上同她交欢。


貂婵亦如小乌依人般斜靠在吕布怀中,含情脉脉地说道:“贱妾能够伺奉将军,当真三生有幸!”


吕布见貂婵酒后双颊艳若桃李,酥胸急剧起伏,不由越看越爱,欲念乘看酒意涌上心头,褛看貂婵便要索吻。


貂婵仰起头,星眸半闭,任他吻了几口,吕布见貂婵并不抗拒,越发胆壮,伸手就去摸她的乳房。貂婵握着吕布的手,柔声道:


“贱妾早晚便是将军的人了,届时任凭将军恣意痛惜,现在恐防父亲出来,大家脸上不好看,将军切莫急在一时,误了好事。”


吕布这时已血脉贲张,手握貂婵的一对乳房,虽隔着罗裳,仍感到触手温暖柔绵而富有弹力,更加心痒难熬,遂气促促地说道:


“令尊已亲口将你许配予我,就是见了亦没有关系。”


话香未已,却听到王允的咳嗽声,只好住手。


王允由内室走出瘾堂,向吕布一揖,陪笑道:“老夫本欲留将军在此住宿,但恐董太师见疑,反而不妙。”


吕布惟有婉言催促王允早择吉日,然后拜谢而去。


王允哈哈大笑地对貂婵道:“吕布现已堕入计中,必须吊吊他的胃口,今他更加心痒胜,你现在随老夫入房,试将羊尿泡放入阴中,明日就请董贼来家中饮酒,即时将你献兴老贼。”


貂婵点头称是,入到房中,便褪去下裳,让王允将装有溪血的羊尿泡塞入阴户。


王允亲自试了两次,果然阳物甫入少许,貂蝉就运劲下阴,将尿泡夹爆,浑若处女破瓜。


翌日,王允便去拜谒董卓,趁吕布不在身侧,伏地拜请道:“卑职新近训练了一批歌妓,欲屈太师车骑,到草舍饮酒作乐,未审钧意若何?”


董卓早就听说王允府中官妓色艺俱全,已经很想见识,只是末得其便。现闻王允遨请,自然欣悦应允,于是率领持戟佩刀之甲士百余人,涪浩荡荡来到王允府中。


王允设华宴招待,又今众妓歌舞,董卓赞不绝口,王允趁机今人带貂婵出来献歌。


董卓一见貂婵,果然晕其大浪,惊为天人,当下手持酒杯看到双眼喷火,说道:


“司徒真是艳福不浅!”


王允媚笑道:“她是卑职的小女,年方二八,名唤貂婵,若太师见爱,就请纳为小妾,卑职荣甚,福甚!”


董卓大喜,再三称谢,便命随从备车,带貂婵回府。


貂婵趁更衣之时,将装有新鲜鸡血的羊尿泡塞入下阴,然后走出画屏为董卓宽衣解带,董卓亦急不及待地扯去貂婵的罗裙亵衣。


执料董卓身体之肥肿远远超出乎貂婵的想像,但见他胸肌大过女人之乳房,胸毛浓密粗长,肚腹鼓胀,双股粗如马大腿,胯间阳物却小如风肠,几乎被肚腩所遮蔽,不由得暗暗呕心。


董卓见貂婵的肌肤柔嫩如白锦,乳房圆润像玉杯,双腿修长而均称,阴毛疏落而有致,心中大是喜爱,就像老鹰提小鸡般将她抱起在怀中,哈哈笑道:


“美人,你大概是上天送给我的仙女吧!不然,哪有这般美丽,我府中的数百佳丽和你一比,简直变成了丑八怪!”


貂婵虽然心中厌恶,却强装笑颜献媚道:“太师贵体亦伟岸如天神,贱妾能为太师铺褥登被,实在万分荣宠。”


董卓环抱看貂婵,就像魔鬼在狎弄天使,他的毛茸茸的手掌开始在揉捏貂婵的坚挺乳峰,血盆般的大口亦吻着她的后颈、中脊。


貂婵只戚到全身汗毛在竖起,但为了不负义父的重托,为了替国家铲除恶贼,她只有强忍着,多年来苦心训练的媚术躯使她本能地施展风骚的魅力。


她开始像蛇一样在董卓肉腾腾的怀中蠕动,双手从自己的胯问伸下去,探索董卓那隐藏在肚肋下的风肠。


她终于在肉腾腾的肥膏中找到他的小乌,一手托看他毛茸茸的舂袋抚摸,一手捏着他萎缩的阴茎轻轻搓抖。


她又用她浑圆而充满肉感的玉臀去磨擦董卓的小腹和双股。


董卓心裹已充满了爱欲,血脉惭渐贲张。


可惜过多的脂肪和过度的酒色使他的小鸟久久无法恢复生机。


貂婵柔绵的小手不停地挑逗撩弄他的阳物,见他仍然如死蛇烂鳝,心中暗暗咒骂,但仍然狐媚地摆动玉臀,用手捏着他的龟头在自已的便门和会阴处磨撩。


董卓见貂婵如此知情识趣,心中更加欲火高炽,如果换作是其他的佳丽,他已经喝今她们为他吹箫含卵了。


但他敬貂婵若天仙,不想太过轻侮她,所以只把双手从她乳峰向下游移,经过平坦柔滑的小腹,摸到她的阴阜。


他亢奋地揉着貂婵澧满圆润的三角地带,轻轻捻看她的阴毛,手指惭惭滑进她鲜嫩的两片莲辫之间。


貂婵由于担心塞在阴户裹羊尿泡被夹爆,所以双腿一直分张着跨坐在董卓的大腿之上,因此董卓毫不花费气力地就在她的销魂洞口撩拨,捻她的外阴唇,揉她的阴蒂。


那阴蒂乃女人最敏感性欲重地,即使貂婵是训练有索的绝色美女,而对方则是猪猡般的狂魔,但要害被制,亦不禁一阵剧烈的痉孪,忍不住仰首呻吟起来。


她的呻吟充满磁性的诱惑,震撼到董卓心旌摇曳,哈哈淫笑着加紧揉搓。


貂婵一边娇啼,一边默默运劲,让掌心的热力散发在他的阴茎和卵袋上。


董卓的萎缩小乌终勃起了,全身的热血已经沸腾,兽性大发地抱起貂婵放倒在锦褥上,准备将肥肿的身躯压在她娇怯怯而又玲珑浮突的胴体上。


貂婵为了吊吊董卓的瘾头,亦为了使他对自己更加迷恋和痛惜,便腻声媚叫道:


“太师,且慢,让贱妾先为你吹奏一曲。”


她柔情款款地服伺董卓仰脸睡倒,将秀颊埋在他肥胖的胯间,捏着他的龟头,张开樱桃小口,吐出香舌细意地舔着。


她舔他的股沟,舔他毛茸茸的卵袋,又含着他卵核一吞一吐,然后再含住硬挺的阳具,施展深喉绝技,密密吮吸。


董卓虽然被千百个佳鹿啜过阳物,但从没有像现在如此欢畅袂乐,这一方面是由于貂婵的口技极佳,另一方面亦是因为想不到像貂婵如此天姿国色,竟心甘倩愿地为自己啜阳含卵,心中不由又喜又乐地哈哈淫笑道:


“美人,神仙妹妹,老夫爽死啦!老夫一定重重赏赐你!”


他的阳物不住在貂婵口裹颤动,精液似乎欲破关而出,急得呱呱大叫道:


“美人,快快住口,老夫受不了啦!”


欲知老贼如何消受,请看下回分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
却说貂婵伏在董卓肥过猪肚腩的小腹下,替他啜阳含卵,鼓起桃腮,运力猛吸,玉手又不停搓捏,只乐得董老贼肥膏颤抖,阳物弹跳,精关豁然洞开,连忙呼貂婵住口。


貂婵亦觉察到董贼的阴茎在自巳口中怒胀震动,青筋如蚯蚓般蜿蜓凸出表皮,心知他已血液贲张,行将射精,于是便将阳物吐了出来,让它略微冷知,否则就此今老贼玩完,便不会使他体会到自巳的矜贵和可爱之处。


董卓的阳物脱出貂婵之口,被冷风一吹,热力稍降,方才松了一口气,见貂婵盈盈睡倒在自己身侧,便转过身将她搂入怀中,


一手揉捏如的丰乳,一手抚摸她的降臀,充满柔情蜜意地说道:“美人,你不只天姿国色,又善解人意,老夫有你追般温驯如小绵羊的娇娘陪寝,当真胜过常年楚襄王之遇神女!”


貂婵小乌依人般偎在他肉腾腾的怀中,亦一手轻捻他的胸毛,一手撩弄他的阳物,并将俏脸埋在他的胸膛上,张口去啜他有若女人乳房的乳头。


董卓睡过数千佳麓,但只是让她们为自己吹萧啜核,还从未试过给美女吮乳头的滋味,那知经貂婵这一吮吸,竟是心痒难熬,其乐无穷,龟头又不克自制地弹跳起来,哈哈淫笑道:“炒极,炒极,老夫只道女人的奶奶是性感重地,殊不知男人亦如是。


好啦,投桃报李,让老夫亦含含你的玉峰如何?”


貂婵佯作羞涩地娇笑道:“多谢太师怜爱,贱体已属于太师所有,当任凭太师恣意痛惜!”


董卓于是张开满怖长须的大嘴,握住她充满抑力肉感的乳房,将那若相思豆般的乳头含进口中吮吸,其状实是滑稽。    其实,在古代著名性书《秘戏图考》中,就曾将女人的舌底两窍称加‘红莲峰’,乳房称为‘双荠峰’,阴户称为‘紫芝峰’。


这三峰,只要是天生尤物,在动情之时都会泌出津液,尤其是妙龄处女,若天赋妙体,所泌出的津液极为滋补,故性书写疽:“唾精,乳精,阴精,号称美人三精,亦称三峰大药,食之可益寿廷年。”


董卓是个采花大盗,色中狂魔,那会不知这种采阴补阳的秘诀?当下又揉又啜,貂婵本是天赋异秉的绝妙尤物,再加上平日苦练性技媚术,果然不消片刻,就被董卓啜得双乳泌出晶莹甘香的玉露。董贼以蛇卷舔,由是对貂婵更加呵护备之。


是时,貂婵亦淫兴盎然,不停在董贼肥胖的怀中蠕动,将坟起的阴阜在董贼的下体上磨擦,口中不住吃吃娇笑。


董贼啜到口唇微酸,而阳物再次怒胀,便翻身将貂婵肛在床上,那倾硕庞大的躯体压在貂婵娇怯怯的胴体上,活生生像一幅回教清裒寺所珍藏的猪神舆仙女的交媾图。


貂婵为了进一步讨得董贼的欢心,一边将栖桃小口凑向董贼的长须大嘴,伸出香舌在他口中撩动,一近用玉手轻捏他的龟头,张开双腿,扭腰拱臀,尽量迎纳。


执料董贼的肚腩大若即将临盆的母猪,阳物又短小,所以龟头甫寒入阴户,又随即滑出。


董卓业已淫兴勃发,虽急到手忙脚乱,但又心痛貂婵,生怕将她挤坏,强把双手性床,收腹蓄气,竭力使屁股下挫。


貂婵心中暗自烦恶,口中却桀然笑道:


“太师勿急,贱妾将锦枕垫在臀下就可行事了。”


董卓痛惜地说道:“只垫一个枕头并不济事,垫得太高,又恐扭伤美人的纤腰!”


貂婵腻声道:“不妨事,贱妾平日苦练歌舞,腰肢已可屈曲自如。”


当下取过两个枕头,垫在臀下,将个下阴高高隆起,手扶董贼的阴茎,玉臀向上一挺,董贼亦顺势屁股下扎,勉强将龟头迫进貂婵狭窄的阴户之中。


貂婵暗暗运力下阴,驱动阴肌挤压早前塞入其中的装上鲜鹞血之羊尿泡,佯作痛楚痉挛地娇啼道:“嗳呀,喔哟……”


董卓怜惜地说道:“美人,插痛你了是吗?”


此时,他但觉胯下淋漓一片,用手摸摸伸到面前一看,血渍殷殷,欣然以为貂婵仍是处女,越发喜爱亢奋,心中暗道:


“身为官妓,如此婀娜窈窕,竟然犹是处子,定是上天赐舆老夫的尤物,既是天仙下凡,其落红必定是至佳补物,切切不可错过!”


心念及此,随即霍地坐起身,将头埋在貂婵胯间,捋起胡须,把嘴贴在貂婵阴户之上,啧啧有声地吮啜起来。


貂婵没想到董贼居然变态到如斯地步,骇然惊问也:”太师,你做什么呀?这可不折杀奴奴啦!”


她一边抽起床头丝帕,假心为董贼抹去唇角和须髯的血迹,一边偷偷伸手入自已阴户中,掏出羊尿泡,揉成小团送进口中吞下。


董卓意犹末足,又复将头俯下,吐出舌头伸进貂婵阴户裹卷舔。


这一来,只舐到貂婵酥爽万分,心想反上计已得逞,乐得自已受用,便将玉臀摇动如筛箕,双腿尽量曲曲分张,使娇嫩的阴户洞开,任由董贼像狼狗般舐舔。


董贼一口又一口地咽下貂婵阴户的鲜血,自以为服下玉女处子至宝,哪知道所饮的全是鲜鸡血罢了。


不久,血已尽,舌已麻,而貂婵自己亦感到被舔得阴中有加万蚁搔动,搔痒不已,便双手捧起董卓的苍头皓首,娇嗲地说道:“太师,快,快将你的如意神棒插入贱妾的牝户吧,贱妾里面给你舔到痒死啦!”


她又细意为董贼抹去残剩血愤,一手勾住他的颈项,一干捉住他的龟头,冉次塞入自己的阴户。


董贼追时巳视貂婵如瑶台仙女,人问尤物,便褛住她兴冲冲地抽插起来。


貂婵则暗暗连气丹田,施展阴柔功,驱使下阴肌夹挤董贼那细小的阳具。她筛摆玉臀,将阴道一松一紧地律动着。


董贼因身躯肥肿如猪,虽斡过无数佳丽,但因累赘不便,兼且阳具短小,那曾享受过这般魂驰魄摇的无上上志乐,不禁亢奋得气咻咻地捧着招蝉的玉臀喘叫道:


“美人,你不仅纤腰柔若无骨,而且玉门狭窄柔韧,夹得老夫爽过神仙!呵呵,呵呵呵,老夫快活得就要升仙啦!”


貂婵聪他亢奋到气喘如猪嚎,越发施展风骚狐媚之术,手抚董贼的背脊,淫荡她浪叫道:“太……太师,你……你根本不是人,你……你本……本就是天神!噢噢,贱妾肉躯凡体,怎禁得你……你这般神威呀?噢噢,贱妾就快乐死了,贱亦要陪太师一齐升仙啦!”


且放下不述貂婵如何媚惑董卓,再说是晚吕布眼光光见义父董卓以香车载貂婵入府衙,又是惊讶错愕,又是怒火攻心,随即气冲冲她持戟赶到司徙汪允的府第,一个箭步冲进堂中,扣住王允的胸襟,厉声斥道:


“王司徒你这老匹夫,既将貂婵许配于我,今又送与太师,这岂不是有意悔辱戏弄我?”


王允急答道:“将军且休怒气,请到内堂说话!”


来到密室,王允辩说道:“将军错怪老夫了,今早在上朝议事后,董太师留住老人说:“我闻你有一女,名唤貂婵,已许我儿奉先〔吕布别字〕。我身为人父,自然十分关心,故意欲到贵府,一见佳媳。”


太师有求,老夫岂敢违抗,便随即恭迎太师到寒舍,并令貂蝉出拜公公。”


吕布心慌慌逍:“以后又如何?”


王允道:“太师一见貂婵,连声赞赏,并说:‘此乃天赐良缘也,又欣值今日是吉辰,本大师要马上带此佳熄回府,与奉先拜堂成亲。’将军,你试想想,太师钓旨,老夫又怎敢推阻?”


吕布听王允说得诚恳,遂致歉道:“司徒请勿怪罪,布一时情急,改日自当负荆请罪。”


说毕,匆匆告别。


因时已夜深,吕布只好怏怏回家,心乱如麻,通宵不寐。至翌日消晨,吕布便迫不及待地赶来太师府探听消息,外仆都说不知此事。


吕布大急,再亦顾不了避忌,径入内堂询问太帅的侍妾。侍妾道:“昨夜太师带一新进美女共寝,至今尚未起身。”


吕布闻言,恍若五雷轰顶,急怒交加,遂潜入产卓卧房后窗窥探。


这时,貂婵正好起身坐在卧房窗下梳妆,发现吕布鬼鬼崇崇在向内探规,便佯作不知,故意紧蹙双眉,假作伤心僭泪,频频以罗帕拭眼。


吕布此时呆若木鸡,因恐董卓察觉,惟有黯然离去。


不久,吕布又放心不下,借祠向义父请安,又迎入内堂。


董卓问有何事,吕布膛目结舌,只是神悄恍惚地向绣帘里偷看貂婵。


董卓见状,心中起疑,便不悦道:“奉先如若无事,就告退吧!”


吕布唯有悻悻而出。


再说董贼自得貂婵后,为其英色所迷,晚晚舆貂婵交欢,连白昼亦赤裸嬉戏,月余不上朝理事。


由于虚耗过度,精神渐渐不振。


貂婵小心服侍,曲意逢迎,董贼越加痛爱。


一日,吕布又藉口向义父请安,莆进内室,正好董贼午睡,貂婵阶坐在床后,见到吕布,以手指心,又以手指董贼,黯然泪下。


吕布心如刀削,痴痴相对。


不料,董贼蒙眬醒来,见吕布凝视貂蝉,不禁勃然大怒道:“逆子竟敢垂涎我的爱姬!从今之后,不许你再踏入后堂半步!”


说毕,随即命左右随从将吕布逐出。


吕布无奈,只好含恨退出,走到中堂,遇到董卓的女婿兼谋士李儒。


李儒见吕布满脸愤懑之色,便上前问明原因,吕布便将董卓夺其末婚妻的事告诉李儒。


李儒闻言,急急入见董卓,劝道:“太师既想雄霸天下,就千万不可为区区一个官妓而失去得力勇将。如果吕布因此而变心,大事就壤了!”


董卓猛然惊醒,问李儒道:“照你看法,应该怎样?”


李懦道:“吕布贪财好色,太师若舍不得貂婵,可另择美女,并厚赐金帛,以收买其心!”,


董卓觉得李儒的话十分有理,点头称好。


这时,貂婵躲在绣帘后,听两人如此计划,暗暗叫苦不迭,心道:“若吕布被收买动心,则义父的计谋就化成泡影,我的身体亦白白被拖贼玷污了。不行,我应再谋良策对付!”


欲知貂婵有何妙计,且待下回分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
却说董卓果然听从李儒的劝告,在自巳府中的盈千名美女中精选出数名面藐姣好,身态妖娆的尢物及黄金十斤,锦缎二十匹赐与吕布,安抚道:


“前日老夫在病中,心神恍惚,所以才失言怪责你,你千万别记在心!”


吕布怨心稍解,称谢而归。


貂婵眼见自己和义父的一片苦心即将化为泡影,不由大为着急,忙暗中派人密告王允,王允得讯,伺机入见董卓,说是在野的各路军阀正筹备攻打畏安。


这时董卓身体惭惭复原,遂带同吕布入朝议事。


王允见董卓正与献帝及百官商谈,遂频频向吕布使眼色。吕布会意,便持戟偷偷溜出皇宫,迳向太师府奔来,将赤兔马絮在衙门的石狮上,提戟摸进后堂,私会貂婵。


貂婵喝退左右侍婢,悄悄对吕布说道:“将军先去后花园的凤仪亭等我。”


吕布提戟来到凤仪亭,见亭建于荷花池中闲,十分幽静。


亭中竹一张凉榻,锦帐缎褥,知道是董卓与爱姬暑天欢蜈的地方,想到貂婵即将来与他私会,不禁心跳血热,意乱情迷,下体那东西不期然地膨胀硬勃。


不久,见貂婵身穿薄如蝉舆的轻纱,分花拂柳,姗姗来到,恰似仙女临凡,不由看到痴了。


貂婵有意媚惑吕布,使他失控,所以才一见面,珠泪就潸然流下,仿若梨花带雨,泣道:“贱妾巳蒙义父许兄予将军,本想可以为将军铺床叠被,伺俸左右,不料太师竟起不良之心,将贱妾奸污。


贱妾本欲自尽,以表清白,只是未与将军诀别,所以才忍辱偷生。


今天幸得相见,心愿巳了,此身巳被玷污,不配再服伺盖世英雌,愿死在君前,以明妾志!”


说着,双手攀曲栏,望池中便跳!


吕布慌忙丢下画戟,奔上前搂住。


貂婵转身偎在吕市怀中,嘤嘤啜泣,一双颤巍藐的乳房,紧紧贴在吕布胸膛上。


吕布越发心旌摇曳,颤声说逍:“美人切勿轻生,布早知你一片真心,只很无机会共诉心中情!”


貂婵感触到吕布胯间之物已热气迫人地抵在自巳小腹上,佯作娇啼不已,身体贴在吕布怀中蠕动磨撩,哭道:


“贱妾今生无福嫁予将军,唯有希望来生与将军长相守!”


吕布慷慨激昂地安抚道:“我今生若不能娶你为妻,枉称英雌!”


貂婵撤娇道:“贱妾渡日如年,望将军速速解救!”


吕布道:“我一定想办法救你脱出魔掌,只是现在偷空前来,恐老贼见疑,须速上以免被他察觉。”


貂婵愤道:“将军如此惧怕老贼,那贱妾近有什么希望?原以为你无敌天下,必常建功业,哪知你似甘愿受制于人下,作老贼假子!”


说完,泪如雨下,挣脱吕布,又望荷花池欲跳。


吕布羞惭满面,又冲上前环抱貂婵,道:“布誓娶美人为妻,若有人阻挠,叫他死在我戟下。”


还时,吕布巳被貂婵激到热血沸腾,豪气横生,见周围渺无人踪,再无顾忌,抱起貂婵放在凉榻上,自己跟着俯下身,把脸贴在貂婵桃腮上,撮起口唇便吻。


貂婵正要他如此,于是星眸半闭,任凭吕布如狂蜂浪蝶般探吻密啜,并伸脚将锦帐撩下,轻轻哼出销魂蚀魄的呻吟。


吕布人在锦帐裹,怀抱多日来魂牵梦绕的貂婵,清风徐吹,荷香扑鼻,不禁痴痴迷迷,恍恍惚惚,好像进入仙寓瑶台,那还记得什么义父太师,伸手就去扯脱貂婵的香罗带。


貂婵似嗔实喜,欲拒还迎,娇羞地一声轻呼,轻纱已然敞开,露出半裸酥胸的红肚兜,一双若凝脂白土的修腿亦同时展现在吕布眼前。


吕布贪婪地望看貂婵那深深的乳沟,双眼如欲喷火,末待解下红肚兜,就将脸埋在貂婵急叫起伏的酥胸上,发狂地嗅着,磨着。


貂婵娇声低叫道:“将军,请起身,待贱妾为你宽衣。”


吕布怔怔地直起腰,一把扯下貂婵的红肚兜,双手随即按在貂婵那对浑圆而坚挺的乳房上,眼光惭惭向下移到貂婵的丝罗亵裤。


貂婵含羞地坐起身来,替吕布除下锦缎巾袍,又胀红着脸去解吕布那裤裆已高高隆起的天宵纺绸裤。


吕布同时亦伸手人拉貂婵的鹅黄丝罗亵裤。


两人骤然异口同声地一声轻叹!


貂婵惊讶的是,吕布的身躯就像他魁梧强壮的身躯一样,粗长而坚硬,仿似伏魔罗汉的金刚杵,那龟头油亮肿胀,如火龟昂首,阴茎青筋凸现,若碧蛇盘踞!


吕布驽讶的则是貂婵的阴阜非但阴毛疏落有致,而且丰满圆润若小丘,一看便知是今男人销魂蚀骨的洞天福地。


貂婵虽然见过义父王允和国贼董卓的阳物,但前者平平无奇,后者猥琐短小,如今儿到吕布这般伟器,不由以素手环握,又惊又喜地低语道:“将军如此神物,贱妾恐怕消受不了,辽望将军多多怜借!”


吕布手抚貂婵胜如锦缎的背脊,说道:


“美人请放心,布虽一介武夫,但亦懂得怜香惜玉,愿从速同赴极乐。”


貂婵盈盈睡倒,玲珑浮突的胴体宛若美玉琢成,吕布百看不厌,只感到心跳急速,


口唇干躁,胯间巨物弹跳不已。貂婵一手勾住吕布的颈项,一手捏着他龟头,爱不释手地轻轻搓拐,蓦地跪坐在吕布胯下,张口就含。


吕布急将屁股后拱,让阳具退出貂婵的樱桃小口,怜爱地说道:


“切切不可!布岂敢亵渎美人!”


貂婵莞尔微笑道:“贱妾以污污之躯而能承欢膝下,当真三生有幸,说啥亵渎?”


说着,又趋上前,再次将吕布阳物纳入口中,鼓起桃腮,密密吻啜。


又以一手抚摩吕布臀部,一手抽榣其阴茎,说不尽的柔情蜜意。


吕布阳物粗且长,貂婵虽极力施展深喉绝技,亦只能吞纳其半,片刻之后,就感到脸肌僵硬酸麻,但为讨好吕布欢心和拖延时间,仍勉力含吮。


貂婵这番苦心,只感动到吕布热血沸腾,龟烦在貂婵口裹不住颅动,嘴间唷呵呵连声欣呼,终于忍受不了,俯身将貂婵抱起放倒,自己的伟岸躯体随即趴压在貂婵的胴体上。


貂婵知吕布阳物粗大,所以尽量分张双腿,使阴户扩大,然后一手弓开阴唇,一手捏住吕布的龟头往狭窄的小洞塞入。


吕布怕貂婵受痛,所以屁股缓缓下扣,甫进入一半,貂婵就已呀呀娇呼。


吕布见状,突然弹身而起,举手拍打自己的头,说道:“哎呀,布一时猴急,几乎伤害了美人!请借香罗帕给布一用。”


貂婵奇而问涟:“将军此时要香罗帕何用呀!”


吕布叹道:“布之器物太巨,已经害苦许名交欢的女子!今布将罗帕裁扎于阳物根部,如此便不会太过深入美人阴中,伤及花心。”


貂婵见吕布之阳物挣狞可怖,芳心亦着实有些害怕,便取萝帕为吕布捆扎根部。


这时,吕布才放心将阳物朝着貂婵阴户推进,抽插数十下,即刻亢奋到‘啧啧’称奇,欣悦地说道:


“美人的玉门实在太过奥炒了,又狭逼又柔嫩,而且还有会不停蠕动,夹到吕布的器物比刚才被美人以口吮啜还快活!”


貂婵心中暗道:“等我施展起阴柔功,包保你快活到像神仙。”


但口中却腻声道:“将军太见爱了,其实是将军干到贱妾舒服极了!”


吕布初初尚怕貂婵抵受不住自巳巨物的冲刺,所以用手撑在床上,轻插缓抽,那知貂婵的阴肌抽榣得越来越厉害,阴壁如绞肉枝般挤逼着他的器物,爽到他四肢百骸无处不酥麻舒惕,但觉全身血菅贲张,一口欲火自小腹穴上心田直冲脑隙,不克自制地捧起貂婵的圆臀狂抽起来。


貂婵为媚惑吕布,亦施展浑身解效,将丹田之气逼进下阴,驱动阴肌挤榨吕布的阳物,口里则喃喃浪呼道:


“将军真是神人,干得贱妾好舒服呀!噢噢,将军,将军,贱妾怏活死啦!”


吕布越抽越扯火,全身叔飘荡荡如云游云空,亢奋得连连痉孪地呼叫道:


“美人,美人,喔哟,布乐死啦!布有生以来,从未曾如此舒服过!”


貂婵本想以阴柔功将吕布驯服得臣服于自己股掌之间,哪知吕布不只在沙炀上叱吒风云,在女人身上亦是宛若天兵珀神将。


眼见吕布越干越起劲,越拍越急骤,越插越精神,自己亦身不由主地颤栗起来,失声娇啼道:“将军,将军,贱妾乐死了!哼哼,呵呵,贱妾真的快活得死啦!”


吕布但见貂婵的阴道骤松骤缩,一时舒展让自己阳物直捣花心,一时又如铜墙铁壁般夹住阳物律动,自己每一抽插都逼到阴户裹淫水外滥,‘啧啧’有声,不由乐极狂呼道:


“美人,美人,起初布还怕器物伤了你的花心,哪知你那里竟像西天弥勒佛的如意袋,布好快活呀,布真的要成仙啦!”


貂婵亦大感意外地被吕布干到魂驰魄动,芳心由起初的媚惑讨好竟惭渐暗生情丝,萌生爱念,情不自禁筛摆玉臀浪呼道:


“将军,贱妾要将军大力点干!贱妾要将军似在峨场上那般冲锋陷阵,一往无敝!噢噢,将军,将军,快快将香罗帕取去,贱妾不要将军怜香惜玉啦!贱妾要将军长驱直进,逼爆玉门!”


吕布此时已知貂婵是天生尤物,遂取下扎住阳物根部的香罗帕,屁股往下力扣,势如怒涛般起伏抽插起来。


貂婵的玉臀也典动得如巨浪上的孤舟,抛起抛落,娇啼浪叫!


锦帐鼓动得像台风下的风帆,凉榻摇荡得‘吱吱’直响,要不是因为董卓自知体肥身重,所以凉榻做得特别坚实,早就垮塌了!


正当两人干得癫龙倒凤之际,董卓在朝中突发觉吕布不在宫廷裹,心中大是起疑,急辞献帝,登车直奔回府。


至门前,见吕布的赤兔马系于石狮上,情知事有跷蹊,三步并作两步,径入后堂,高声呼唤貂婵,侍妾答说在后园赏花,董卓又奔进后园扯开喉咙大叫。


吕布和貂婵这时已干到高潮频至,闻董卓叫声,两人急起身披衣下榻,但董卓已奔到,吕布大惊,来不及提取昼戟,回身拔脚就跑。


董卓身躯肥肿不便,哪追得上!


貂婵佯作被辱悲泣,哭道:“太师快为贱妾雪耻,杀此无良淫贼!”


这时吕布巳飞步远地,自然听不见貂婵的话,董卓闻言,怒不可遏地厉声骂道:


“逆子竟敢调戏我的爱姬,若不杀你难解心头之恨!”


说着,手执吕布的昼戟,望着吕布背心奋力掷去!吕布闪避狂奔,董卓急令随从追捕。


貂婵突然扑到董卓身侧,拔出卓之佩剑假意自刎,泣道:


“贱妾虽力拒淫贼,幸未受辱,但仍愿一死以表清白!”


董卓慌忙夺去貂婵手中之剑,将她按在怀中劝道:


“美人不可轻生,老夫必杀贼子为你雪耻!”


由此,董卓和吕布父子反目成仇,吕布最后终因贪恋貂婵美色,与司徒王允合谋刺杀董卓,并迎娶貂婵为妾。


但却因此而令天下群雄所鄙夷,亦留下贻笑万年的‘凤仪亭风波’。


此乃某粤语旧书报杂志中的资料,凡夫选摘改编为网络故事,与同好共享。目的纯为延续华人的民间情色文学,请佚名原着见谅,请收集者继续流传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
东汉末年,阉官十常侍作乱,诱杀国舅兼大将军何进。何进的部下袁绍,曹操带兵入宫捉拿参与叛乱的阉官,阉官张让等人遂劫持初登基不久的少帝及其弟陈留王冒烟突火,仓皇外逃。


大军阀西凉刺史董卓闻讯,借戡乱勤王为名,带领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杀进京城,尽诛叛乱阉官,并祸及无数无辜的太监,宫女和京城平民。


二十万西凉官兵,素来驻扎平沙荒原的甘肃境内,不近女色已久,即使母猪都难得一见,所以一进了京城,看到花花绿绿的帝都民女,一个个就像从地狱释出的饿鬼,尽情掳掠奸淫,甚至在街头巷尾,如野狗般宣泄兽欲。


董卓,身材硕硕肥大,胸毛如鬣,是个十足十的瘟君兼色魔。


虽然在戒马倥惚中,仍每晚都要数名少女一丝不挂地陪他裸寝,或任他摸乳撩阴,或含住他的阳具睡觉。


西凉军入城后数日,董卓见皇宫华丽壮观,宫女妃嫔美艳绝伦,于是就兴起鹊巢鸠估的念头,准备废黜少帝刘辩,另立其弟陈留王刘协为新君。


其时,刘协年方九岁,是个无知幼童。


董卓欲立他为君,狼子野心昭然若揭,无非当他作扯线木偶,自己则为所欲为。


不料,当董卓召集文武百官提出此议后,却遭到另一军阀,荆州刺史丁原的反对和示文,于是双方便扯马列阵对敌。


丁原之所以敢同董卓硬碰,所赖者系义子吕布的神勇。


果然,战鼓三响未已,吕布即斩将夺旗,吓到董卓狼狈逃回营中,恨得牙痒痒的。


帐下虎贲中郎将李肃见状,遂笑嘻嘻上前禀告道:“主公,末将有一计可令吕布归降麾下,请勿烦忧。”


董卓喜道:“你有何计,快说!”


李肃答道:“末将与吕布乃同乡,当年曾是同窗好友,深知其人勇而无谋,见小利而忘大义,兼且十分好色。主公可将胯下爱驹‘赤免马’和美女、黄金相赠,吕布必舍丁原而倒戈相向。”


董卓为完成大业,只好割爱,就令李肃将心爱的赤免马兼美女十人,黄金千两,明珠数斛送与吕布,招其来降。


吕布得到千里宝马和美女黄金,果然连夜入帐杀死义父丁原,割下首级献与董卓,并另拜董卓为义父。


董卓得到吕布,如虎添翼,声威大振,朝中文武百官个个震惊,纷纷附和,董卓于是喝令少帝刘涛退位,立陈留王刘协为君,号献帝。


此时董卓大权在握,自然趾高气扬,筹躇满志,带剑上朝,鄙视百官,白日坐于龙椅,代献帝审批奏章,夜则宿皇宫,卧龙床,召妃嫔,宫女陪寝。


董卓本是臭名满天下的变态色魔,此时入住皇宫,犹有如饿狼入羊群,干下许多荒淫秽乱的丑事,史官亦曾偷偷记录,三国演义作者因碍于观瞻,只是概略一提。本文乘现在多人都在谈三国之际,予以详尽披露。


据古人所著‘春宫窥秘’和‘王女心经’等书记载,早在黄帝时期,皇宫就流行采阴补阳的床上性学。


当时著名的性学家素女就建议黄帝同十六岁以下的少女性交,每晚六,七人至十余人,这样就可摄取少女的真元补充自己的阳气。


黄帝依言,先后与千余名处女交媾,果然老而弥壮,董卓这个变态大色魔,一见后宫美女如云,自然欣喜若旺,恣意淫乐。


他听从献媚的大夫之言,每天都会将千年人参填入狗鞭中,再塞入十名宫中少女的阴户之中,然后挺着硬勃的阳具,趴在少女身上,逐一将填了人参的狗鞭顶到少女阴户的深处,接着揉捏少女的乳房,狎弄少女的阴核,令这些少女产生淫兴,分泌出淫水,〔古称真阴〕把狗鞭浸得发涨,至翌日凌晨才用木夹取出,作为补物服食。


每当他玩弄少女而自己亦兴致勃勃之时,就令这些少女两人一对,互相啜乳舔阴,而自己则找未塞入狗鞭的宫女抽插。


由于他的身躯肥肿如猪,肚腩高高凸起,阳具又非常短小,很难捣到身下宫女阴户深处,但此时又欲火焚身,所以便拚命地挤压身下的宫女,就像饿虎朴羊般逼到宫女惨叫连连,有的甚至窒息而亡。


对于宫女的死活,董卓虽然不放在心上,但总难免有点扫兴,所以后来便转而采取‘床边拗蔗’的方式,令宫女张开双腿垂下床沿,自己则站在床边发力捣插。


董卓虽是武将,但站得太久亦不好受,本来,他可以令宫女骑在他身上套纳的,但他却迷信女人骑着自己高高在上是不吉利的,所以当玩‘床边拗蔗’而觉得疲倦时,他就会令宫女趴在龙床上,自己则跪坐在她后面,双手捧看玉臀奋力抽插。


有时玩到性起,董卓亦会坐在龙床上,让宫女坐在他怀中套纳,自己则双手环抱宫女娇躯,揉捏玩弄她的乳房。


在芸芸性爱花式中,董卓最喜爱的,就是将自己肥大的身躯‘大字’般仰躺床上,然后令十数名脱得赤裸裸的宫女环绕在他身侧四周,有的供他模乳撩阴,有的则轮流替他吹箫舔卵。


当宫女含啜到他血脉贲张,精关即将洞开之时,他便兽性勃发地将宫女的樱桃小口当作阴户,狠狠弄干,直至精液喷进她们的喉咙中。


热精虽然腥膻,但毕竟是男人体内的精华,所以吞精在宫女们的心目中并不算难忍的差事,最为她们暗暗恨之入骨的是,董卓有时因戈伐过度而无力勃起时,会迁怒为他含春的宫女,把尿射入她们口中,并逼她们饮下。


为了能够更加肆无忌惮地淫乐弄权,董卓又派人毒杀废帝刘辩,废后唐妃,同时绞死太后何氏〔何进之亲妹〕,又把所有对地稍露不满的人剖腹挖心。


董卓毒杀废帝,威压新君,杀害忠良,秽乱后宫的恶行终于引起朝野文武百官的强烈愤慨。


他们表面上对董卓唯唯诺诺,恭恭敬敬,暗地裹却密谋征讨诛除此僚。


曹操当时为骁骑校官,甚得董卓信任,因而受到反董派的不满。曹操知董卓四面楚歌,时日无多,便意田暗杀董卓,争取人心。


一曰,他趁着董卓午睡,拔刀欲行刺,但凑巧被吕布撞见,急忙诈称是献宝刀与太师,然后仓皇逃走,并广发诏书,号召十七路军阀共同征讨董卓,于是遂引发刘备,关羽,张飞‘三英戟吕布’的千古佳话。


因吕布不敌刘,关,张,董卓遂决定劫持献帝,迁都长安避祸。


虽然连吃败战,董卓仍不忘淫乐,征集二十万民夫在长安城外的邬坞兴建行乐宫,搜罗民间美女八百名供他泄欲,又将捉来的数百名俘虏斩断手脚,剜去双眼,割下舌根甚至将整个活人放入大锅中煮烂,强迫百官食人肉羹。


百官见状,均吓到全身发抖,惶恐不已。


由此可见,董卓是一个十足的变熊狂魔。


当时,有个任职司陡的王允便暗萌杀董之心。


他是个文官,职司礼乐,府衙养蓄养大批官妓。当董卓作威作福,横行无忌时,他便韬光养晦,终日闭门在家中,与众妓饮酒作乐。


在当时的官场风气中,蓄妓狎玩是风流韵事,非但不会受到非议,反而被誉为文雅之士。


当晚,王允令众官妓歌舞助兴,自己饮了几杯闷酒,想起董卓把持朝政,残暴淫乱一事,不禁愁锁眉梢,恨上心头,推倒案上酒樽,漫步走到后庭。


是夜,月色正圆,穹苍如洗,花影婆娑。


王允突见园中牡丹花丛中,有一少女正袅袅婷婷地跪在香案后,望空祷告。


王允凝神一望,原来却是义女貂婵。


貂婵亦是王允蓄养的官妓,她自繦褓中就被王允抱来抚养,教以琴棋书空歌舞,现年方十六,出落得美于如花,肌肤胜雪。


王允见她艳压群芳,又聪敏颖悟,善解人意,所以格外疼惜,特地收为义女。


与现在有些富豪和大导演收养契女一样,名义上父女相称,实际上则是金屋藏娇,视为侍妾二娘。


貂婵早在十三,四岁时,就被王允破瓜,成为他最宠爱的陪寝娇娘。


王允见貂婵喃喃低语,幽叹连连,误以为她埋怨自己年老,私心爱慕风流少年,因此才向月中嫦蛾仙子诉说心中绮情。


当下勃然大怒,紧走几步,冲到貂婵面前骂道:“贱人,你究竟有什么私情,深夜在此哀叹?”


貂婵急跪倒在王允脚下泣道:“贱妾对义父之心皎加明月,只是刚才在席间见义父愁肩苦睑,定必是为国家大事烦恼,所以才向月神祷告,祈求国家安定和平,义父建康长寿而已。”


王允闻言,手抚貂婵秀发,柔声说道:“难得你加此忠心明理,老夫甚感欣慰。你快起身,随老夫到昼阁,我有事对你说。”


到了昼阁,王允喝退恃婢家奴,双手捧着貂蝉的秀颊凝望,越看越爱,突然灵机一触,跪倒地上,向貂婵纳头下拜。


貂婵登时吓到手足失措,亦急急跪倒,扶起王允,惊呼道:“义父,你想折杀贱妾呀,有甚废事但说无妨,贱妾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
王允咬咬牙恨,把心一横,说道:“老夫是为国家拜你。”


貂婵茫然道:“残妾区区弱质女流,对国家有什么用处?”


王允含悲说道:“老夫刚才见你美貌赛过月中仙子,所以心生一计,可为国家除去奸贼乱臣。”


貂婵怔怔问道:“义父有何妙计?”


王允道:“老夫早闻董卓,吕布都是好色之徒,所以想先将你嫁给吕布,然后再献与董卓,以便离间董卓,吕布两父子的感情,以你的美貌智慧和床上淫技,一定可令他们两人为你争风喝醋,反目成仇,或董卓杀吕布,或吕布杀董卓,无论谁死,对国家都大有好处。”


貂婵凄然道:“义父,你不要贱妾啦!”


王允将貂婵抱入怀中,疼惜地说道:“老夫在众多妻妾歌妓中独爱你一人,这几年来,哪一夜不是由你陪寝,只是为了国家,只好忍痛割爱。”


貂婵含泪道:“义父忧国忧民,贱妾又怎会惜此贱躯,但贱妾已是破甄之身,要如何才可瞒过奸贼?”


王允低头沉吟,突喜道:“老夫已有良策了!”


欲知王允有何良策,讲看下回分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
却说司徒王允眼见董卓有谋朝篡位的野心,网罗党羽,广招义士,更兼有天生神勇的吕布相助,因此便想布下美人局,用美丽聪颖的貂婵为饵,以连环计离间董卓和吕布两父子的关系。


但貂婵早为自己破爪,恐怕董卓不喜,故沉吟良久,才想出一条计策,于是就对貂婵说道:“初生雄羔羊的尿泡小且薄,如果内装鸡血,再塞入你的阴户之中,当老贼和你交媾,阳物初初插入之时,你便运气丹田,驱动阴肌夹爆尿泡,则鸡血泌出,有如落红,老贼必以为你是处子之身矣!”


貂婵鼓掌笑道:“义父果然想得好计!”


王允又道:“董贼肥老猪猡,行房必然诸多阻碍,所以你必须违用老夫以前传授给你的床上性技,尽量盘腿拱臀,使老贼的阳物能尽根没入你的阴户,再施以箝夹箍逼,老贼定必其乐无穷,视你如珠如宝也。”


貂婵点头答道:“这个贱妾晓得,现夜已深沉,待贱妾最后一次陪义父安寝吧!”


当下两人宽衣上床,因为离别在即,貂婵又需试演性技,所以便施展浑身解数,不消片刻,王允便觉吃不消,龟头酥麻,精关洞开,忙制止道:


“妙极,正是如此,收紧阴肌,老贼必定欢畅不已,老夫已经快给你榨出阳精,你且松一松,慢慢玩个尽兴。”


原来王允自貂婵年幼时,就令她终日坐坛,使具阴阜丰满圆润,洞窟细小狭窄,又传她道家练气之术和阴柔之功。


其实,这种技艺,亦是妓院老駂训练雏妓的基本功,只不过貂婵受到王允的悉心教导,功力特别精纯罢了。


王允蓄养官妓多年,自然特别有心得,否则貂婵虽美,但董卓府中美女盈千,再加上皇宫粉黛众多,就未必会为她而同盖世英雄的吕布反目了。


计谋既定,王允便将家中珍藏的明珠数颗,今良匠嵌造出金冠一顶,差人密送与吕布。吕布大喜,随即亲自到王允府第道谢。


王允将预备好的佳肴美食上桌,殷勤向吕布劝酒,满口称赞董太师丰功伟绩,吕布德勇兼备,神勇无敌。


俗语道:“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。”吕布闻言,自然欣喜畅饮。


王允见吕布半醉,便喝退左右随从,今婢女引貂婵艳妆而出。


吕布见貂婵衣袂飘飘,仿若仙女临凡一般,一身绛色罗裙,锦带束腰,更显得酥胸丰满,隆臀圆浑。


加上淡扫蛾眉,薄搽胭脂,清丽而秀美,不由看到眼都直了,心痒痒地惊问道:


“此女是何人?当真艳丽无双!”


王允笑道:“小女貂婵也。她久慕将军你英勇盖世,故特来拜见。”


说着,便令貂婵为吕布斟酒。


貂婵献酒与吕布,暗送秋波,吕布接酒杯时亦故意用手指偷摸貂婵的手背,两人随即眉来眼去。


王允见吕布已上钓,便佯醉道:“老夫不胜酒力,暂且告退,让小女陪将军痛饮几杯。”


又对貂婵道:“女儿,全家上下的福泽今后全靠将军哩!”


貂婵假装羞人答答,欲转身入内,急得吕布坐立不安,想出口挽留,又怕太唐突。


王允看在眼内,便对貂婵道:“吕将军是老夫至友,孩儿陪他坐坐无妨。”


貂婵于是盈盈坐在吕布身侧,殷勤劝酒。


吕布张口就干,眼光不离貂婵上下身。


王允暗暗捻须微笑,于是手指貂婵对吕布说道:“老夫意欲为小女作主,将其许配予将军为妻,不知将军是否肯接纳?”


吕布闻言,喜出望外,纳头就拜,谢道:“司徒如此错爱,布当效犬马之报。”


王允扶起吕布,笑道:“待择定吉日,便送小女到贵府。现老夫入内稍歇,你们两人好好相谈。”


吕布见王允离席入内,堂上悄无一人,便放胆褛着貂婵的纤腰,根不得马上同她交欢。


貂婵亦如小乌依人般斜靠在吕布怀中,含情脉脉地说道:“贱妾能够伺奉将军,当真三生有幸!”


吕布见貂婵酒后双颊艳若桃李,酥胸急剧起伏,不由越看越爱,欲念乘看酒意涌上心头,褛看貂婵便要索吻。


貂婵仰起头,星眸半闭,任他吻了几口,吕布见貂婵并不抗拒,越发胆壮,伸手就去摸她的乳房。貂婵握着吕布的手,柔声道:


“贱妾早晚便是将军的人了,届时任凭将军恣意痛惜,现在恐防父亲出来,大家脸上不好看,将军切莫急在一时,误了好事。”


吕布这时已血脉贲张,手握貂婵的一对乳房,虽隔着罗裳,仍感到触手温暖柔绵而富有弹力,更加心痒难熬,遂气促促地说道:


“令尊已亲口将你许配予我,就是见了亦没有关系。”


话香未已,却听到王允的咳嗽声,只好住手。


王允由内室走出瘾堂,向吕布一揖,陪笑道:“老夫本欲留将军在此住宿,但恐董太师见疑,反而不妙。”


吕布惟有婉言催促王允早择吉日,然后拜谢而去。


王允哈哈大笑地对貂婵道:“吕布现已堕入计中,必须吊吊他的胃口,今他更加心痒胜,你现在随老夫入房,试将羊尿泡放入阴中,明日就请董贼来家中饮酒,即时将你献兴老贼。”


貂婵点头称是,入到房中,便褪去下裳,让王允将装有溪血的羊尿泡塞入阴户。


王允亲自试了两次,果然阳物甫入少许,貂蝉就运劲下阴,将尿泡夹爆,浑若处女破瓜。


翌日,王允便去拜谒董卓,趁吕布不在身侧,伏地拜请道:“卑职新近训练了一批歌妓,欲屈太师车骑,到草舍饮酒作乐,未审钧意若何?”


董卓早就听说王允府中官妓色艺俱全,已经很想见识,只是末得其便。现闻王允遨请,自然欣悦应允,于是率领持戟佩刀之甲士百余人,涪浩荡荡来到王允府中。


王允设华宴招待,又今众妓歌舞,董卓赞不绝口,王允趁机今人带貂婵出来献歌。


董卓一见貂婵,果然晕其大浪,惊为天人,当下手持酒杯看到双眼喷火,说道:


“司徒真是艳福不浅!”


王允媚笑道:“她是卑职的小女,年方二八,名唤貂婵,若太师见爱,就请纳为小妾,卑职荣甚,福甚!”


董卓大喜,再三称谢,便命随从备车,带貂婵回府。


貂婵趁更衣之时,将装有新鲜鸡血的羊尿泡塞入下阴,然后走出画屏为董卓宽衣解带,董卓亦急不及待地扯去貂婵的罗裙亵衣。


执料董卓身体之肥肿远远超出乎貂婵的想像,但见他胸肌大过女人之乳房,胸毛浓密粗长,肚腹鼓胀,双股粗如马大腿,胯间阳物却小如风肠,几乎被肚腩所遮蔽,不由得暗暗呕心。


董卓见貂婵的肌肤柔嫩如白锦,乳房圆润像玉杯,双腿修长而均称,阴毛疏落而有致,心中大是喜爱,就像老鹰提小鸡般将她抱起在怀中,哈哈笑道:


“美人,你大概是上天送给我的仙女吧!不然,哪有这般美丽,我府中的数百佳丽和你一比,简直变成了丑八怪!”


貂婵虽然心中厌恶,却强装笑颜献媚道:“太师贵体亦伟岸如天神,贱妾能为太师铺褥登被,实在万分荣宠。”


董卓环抱看貂婵,就像魔鬼在狎弄天使,他的毛茸茸的手掌开始在揉捏貂婵的坚挺乳峰,血盆般的大口亦吻着她的后颈、中脊。


貂婵只戚到全身汗毛在竖起,但为了不负义父的重托,为了替国家铲除恶贼,她只有强忍着,多年来苦心训练的媚术躯使她本能地施展风骚的魅力。


她开始像蛇一样在董卓肉腾腾的怀中蠕动,双手从自己的胯问伸下去,探索董卓那隐藏在肚肋下的风肠。


她终于在肉腾腾的肥膏中找到他的小乌,一手托看他毛茸茸的舂袋抚摸,一手捏着他萎缩的阴茎轻轻搓抖。


她又用她浑圆而充满肉感的玉臀去磨擦董卓的小腹和双股。


董卓心裹已充满了爱欲,血脉惭渐贲张。


可惜过多的脂肪和过度的酒色使他的小鸟久久无法恢复生机。


貂婵柔绵的小手不停地挑逗撩弄他的阳物,见他仍然如死蛇烂鳝,心中暗暗咒骂,但仍然狐媚地摆动玉臀,用手捏着他的龟头在自已的便门和会阴处磨撩。


董卓见貂婵如此知情识趣,心中更加欲火高炽,如果换作是其他的佳丽,他已经喝今她们为他吹箫含卵了。


但他敬貂婵若天仙,不想太过轻侮她,所以只把双手从她乳峰向下游移,经过平坦柔滑的小腹,摸到她的阴阜。


他亢奋地揉着貂婵澧满圆润的三角地带,轻轻捻看她的阴毛,手指惭惭滑进她鲜嫩的两片莲辫之间。


貂婵由于担心塞在阴户裹羊尿泡被夹爆,所以双腿一直分张着跨坐在董卓的大腿之上,因此董卓毫不花费气力地就在她的销魂洞口撩拨,捻她的外阴唇,揉她的阴蒂。


那阴蒂乃女人最敏感性欲重地,即使貂婵是训练有索的绝色美女,而对方则是猪猡般的狂魔,但要害被制,亦不禁一阵剧烈的痉孪,忍不住仰首呻吟起来。


她的呻吟充满磁性的诱惑,震撼到董卓心旌摇曳,哈哈淫笑着加紧揉搓。


貂婵一边娇啼,一边默默运劲,让掌心的热力散发在他的阴茎和卵袋上。


董卓的萎缩小乌终勃起了,全身的热血已经沸腾,兽性大发地抱起貂婵放倒在锦褥上,准备将肥肿的身躯压在她娇怯怯而又玲珑浮突的胴体上。


貂婵为了吊吊董卓的瘾头,亦为了使他对自己更加迷恋和痛惜,便腻声媚叫道:


“太师,且慢,让贱妾先为你吹奏一曲。”


她柔情款款地服伺董卓仰脸睡倒,将秀颊埋在他肥胖的胯间,捏着他的龟头,张开樱桃小口,吐出香舌细意地舔着。


她舔他的股沟,舔他毛茸茸的卵袋,又含着他卵核一吞一吐,然后再含住硬挺的阳具,施展深喉绝技,密密吮吸。


董卓虽然被千百个佳鹿啜过阳物,但从没有像现在如此欢畅袂乐,这一方面是由于貂婵的口技极佳,另一方面亦是因为想不到像貂婵如此天姿国色,竟心甘倩愿地为自己啜阳含卵,心中不由又喜又乐地哈哈淫笑道:


“美人,神仙妹妹,老夫爽死啦!老夫一定重重赏赐你!”


他的阳物不住在貂婵口裹颤动,精液似乎欲破关而出,急得呱呱大叫道:


“美人,快快住口,老夫受不了啦!”


欲知老贼如何消受,请看下回分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
却说貂婵伏在董卓肥过猪肚腩的小腹下,替他啜阳含卵,鼓起桃腮,运力猛吸,玉手又不停搓捏,只乐得董老贼肥膏颤抖,阳物弹跳,精关豁然洞开,连忙呼貂婵住口。


貂婵亦觉察到董贼的阴茎在自巳口中怒胀震动,青筋如蚯蚓般蜿蜓凸出表皮,心知他已血液贲张,行将射精,于是便将阳物吐了出来,让它略微冷知,否则就此今老贼玩完,便不会使他体会到自巳的矜贵和可爱之处。


董卓的阳物脱出貂婵之口,被冷风一吹,热力稍降,方才松了一口气,见貂婵盈盈睡倒在自己身侧,便转过身将她搂入怀中,


一手揉捏如的丰乳,一手抚摸她的降臀,充满柔情蜜意地说道:“美人,你不只天姿国色,又善解人意,老夫有你追般温驯如小绵羊的娇娘陪寝,当真胜过常年楚襄王之遇神女!”


貂婵小乌依人般偎在他肉腾腾的怀中,亦一手轻捻他的胸毛,一手撩弄他的阳物,并将俏脸埋在他的胸膛上,张口去啜他有若女人乳房的乳头。


董卓睡过数千佳麓,但只是让她们为自己吹萧啜核,还从未试过给美女吮乳头的滋味,那知经貂婵这一吮吸,竟是心痒难熬,其乐无穷,龟头又不克自制地弹跳起来,哈哈淫笑道:“炒极,炒极,老夫只道女人的奶奶是性感重地,殊不知男人亦如是。


好啦,投桃报李,让老夫亦含含你的玉峰如何?”


貂婵佯作羞涩地娇笑道:“多谢太师怜爱,贱体已属于太师所有,当任凭太师恣意痛惜!”


董卓于是张开满怖长须的大嘴,握住她充满抑力肉感的乳房,将那若相思豆般的乳头含进口中吮吸,其状实是滑稽。    其实,在古代著名性书《秘戏图考》中,就曾将女人的舌底两窍称加‘红莲峰’,乳房称为‘双荠峰’,阴户称为‘紫芝峰’。


这三峰,只要是天生尤物,在动情之时都会泌出津液,尤其是妙龄处女,若天赋妙体,所泌出的津液极为滋补,故性书写疽:“唾精,乳精,阴精,号称美人三精,亦称三峰大药,食之可益寿廷年。”


董卓是个采花大盗,色中狂魔,那会不知这种采阴补阳的秘诀?当下又揉又啜,貂婵本是天赋异秉的绝妙尤物,再加上平日苦练性技媚术,果然不消片刻,就被董卓啜得双乳泌出晶莹甘香的玉露。董贼以蛇卷舔,由是对貂婵更加呵护备之。


是时,貂婵亦淫兴盎然,不停在董贼肥胖的怀中蠕动,将坟起的阴阜在董贼的下体上磨擦,口中不住吃吃娇笑。


董贼啜到口唇微酸,而阳物再次怒胀,便翻身将貂婵肛在床上,那倾硕庞大的躯体压在貂婵娇怯怯的胴体上,活生生像一幅回教清裒寺所珍藏的猪神舆仙女的交媾图。


貂婵为了进一步讨得董贼的欢心,一边将栖桃小口凑向董贼的长须大嘴,伸出香舌在他口中撩动,一近用玉手轻捏他的龟头,张开双腿,扭腰拱臀,尽量迎纳。


执料董贼的肚腩大若即将临盆的母猪,阳物又短小,所以龟头甫寒入阴户,又随即滑出。


董卓业已淫兴勃发,虽急到手忙脚乱,但又心痛貂婵,生怕将她挤坏,强把双手性床,收腹蓄气,竭力使屁股下挫。


貂婵心中暗自烦恶,口中却桀然笑道:


“太师勿急,贱妾将锦枕垫在臀下就可行事了。”


董卓痛惜地说道:“只垫一个枕头并不济事,垫得太高,又恐扭伤美人的纤腰!”


貂婵腻声道:“不妨事,贱妾平日苦练歌舞,腰肢已可屈曲自如。”


当下取过两个枕头,垫在臀下,将个下阴高高隆起,手扶董贼的阴茎,玉臀向上一挺,董贼亦顺势屁股下扎,勉强将龟头迫进貂婵狭窄的阴户之中。


貂婵暗暗运力下阴,驱动阴肌挤压早前塞入其中的装上鲜鹞血之羊尿泡,佯作痛楚痉挛地娇啼道:“嗳呀,喔哟……”


董卓怜惜地说道:“美人,插痛你了是吗?”


此时,他但觉胯下淋漓一片,用手摸摸伸到面前一看,血渍殷殷,欣然以为貂婵仍是处女,越发喜爱亢奋,心中暗道:


“身为官妓,如此婀娜窈窕,竟然犹是处子,定是上天赐舆老夫的尤物,既是天仙下凡,其落红必定是至佳补物,切切不可错过!”


心念及此,随即霍地坐起身,将头埋在貂婵胯间,捋起胡须,把嘴贴在貂婵阴户之上,啧啧有声地吮啜起来。


貂婵没想到董贼居然变态到如斯地步,骇然惊问也:”太师,你做什么呀?这可不折杀奴奴啦!”


她一边抽起床头丝帕,假心为董贼抹去唇角和须髯的血迹,一边偷偷伸手入自已阴户中,掏出羊尿泡,揉成小团送进口中吞下。


董卓意犹末足,又复将头俯下,吐出舌头伸进貂婵阴户裹卷舔。


这一来,只舐到貂婵酥爽万分,心想反上计已得逞,乐得自已受用,便将玉臀摇动如筛箕,双腿尽量曲曲分张,使娇嫩的阴户洞开,任由董贼像狼狗般舐舔。


董贼一口又一口地咽下貂婵阴户的鲜血,自以为服下玉女处子至宝,哪知道所饮的全是鲜鸡血罢了。


不久,血已尽,舌已麻,而貂婵自己亦感到被舔得阴中有加万蚁搔动,搔痒不已,便双手捧起董卓的苍头皓首,娇嗲地说道:“太师,快,快将你的如意神棒插入贱妾的牝户吧,贱妾里面给你舔到痒死啦!”


她又细意为董贼抹去残剩血愤,一手勾住他的颈项,一干捉住他的龟头,冉次塞入自己的阴户。


董贼追时巳视貂婵如瑶台仙女,人问尤物,便褛住她兴冲冲地抽插起来。


貂婵则暗暗连气丹田,施展阴柔功,驱使下阴肌夹挤董贼那细小的阳具。她筛摆玉臀,将阴道一松一紧地律动着。


董贼因身躯肥肿如猪,虽斡过无数佳丽,但因累赘不便,兼且阳具短小,那曾享受过这般魂驰魄摇的无上上志乐,不禁亢奋得气咻咻地捧着招蝉的玉臀喘叫道:


“美人,你不仅纤腰柔若无骨,而且玉门狭窄柔韧,夹得老夫爽过神仙!呵呵,呵呵呵,老夫快活得就要升仙啦!”


貂婵聪他亢奋到气喘如猪嚎,越发施展风骚狐媚之术,手抚董贼的背脊,淫荡她浪叫道:“太……太师,你……你根本不是人,你……你本……本就是天神!噢噢,贱妾肉躯凡体,怎禁得你……你这般神威呀?噢噢,贱妾就快乐死了,贱亦要陪太师一齐升仙啦!”


且放下不述貂婵如何媚惑董卓,再说是晚吕布眼光光见义父董卓以香车载貂婵入府衙,又是惊讶错愕,又是怒火攻心,随即气冲冲她持戟赶到司徙汪允的府第,一个箭步冲进堂中,扣住王允的胸襟,厉声斥道:


“王司徒你这老匹夫,既将貂婵许配于我,今又送与太师,这岂不是有意悔辱戏弄我?”


王允急答道:“将军且休怒气,请到内堂说话!”


来到密室,王允辩说道:“将军错怪老夫了,今早在上朝议事后,董太师留住老人说:“我闻你有一女,名唤貂婵,已许我儿奉先〔吕布别字〕。我身为人父,自然十分关心,故意欲到贵府,一见佳媳。”


太师有求,老夫岂敢违抗,便随即恭迎太师到寒舍,并令貂蝉出拜公公。”


吕布心慌慌逍:“以后又如何?”


王允道:“太师一见貂婵,连声赞赏,并说:‘此乃天赐良缘也,又欣值今日是吉辰,本大师要马上带此佳熄回府,与奉先拜堂成亲。’将军,你试想想,太师钓旨,老夫又怎敢推阻?”


吕布听王允说得诚恳,遂致歉道:“司徒请勿怪罪,布一时情急,改日自当负荆请罪。”


说毕,匆匆告别。


因时已夜深,吕布只好怏怏回家,心乱如麻,通宵不寐。至翌日消晨,吕布便迫不及待地赶来太师府探听消息,外仆都说不知此事。


吕布大急,再亦顾不了避忌,径入内堂询问太帅的侍妾。侍妾道:“昨夜太师带一新进美女共寝,至今尚未起身。”


吕布闻言,恍若五雷轰顶,急怒交加,遂潜入产卓卧房后窗窥探。


这时,貂婵正好起身坐在卧房窗下梳妆,发现吕布鬼鬼崇崇在向内探规,便佯作不知,故意紧蹙双眉,假作伤心僭泪,频频以罗帕拭眼。


吕布此时呆若木鸡,因恐董卓察觉,惟有黯然离去。


不久,吕布又放心不下,借祠向义父请安,又迎入内堂。


董卓问有何事,吕布膛目结舌,只是神悄恍惚地向绣帘里偷看貂婵。


董卓见状,心中起疑,便不悦道:“奉先如若无事,就告退吧!”


吕布唯有悻悻而出。


再说董贼自得貂婵后,为其英色所迷,晚晚舆貂婵交欢,连白昼亦赤裸嬉戏,月余不上朝理事。


由于虚耗过度,精神渐渐不振。


貂婵小心服侍,曲意逢迎,董贼越加痛爱。


一日,吕布又藉口向义父请安,莆进内室,正好董贼午睡,貂婵阶坐在床后,见到吕布,以手指心,又以手指董贼,黯然泪下。


吕布心如刀削,痴痴相对。


不料,董贼蒙眬醒来,见吕布凝视貂蝉,不禁勃然大怒道:“逆子竟敢垂涎我的爱姬!从今之后,不许你再踏入后堂半步!”


说毕,随即命左右随从将吕布逐出。


吕布无奈,只好含恨退出,走到中堂,遇到董卓的女婿兼谋士李儒。


李儒见吕布满脸愤懑之色,便上前问明原因,吕布便将董卓夺其末婚妻的事告诉李儒。


李儒闻言,急急入见董卓,劝道:“太师既想雄霸天下,就千万不可为区区一个官妓而失去得力勇将。如果吕布因此而变心,大事就壤了!”


董卓猛然惊醒,问李儒道:“照你看法,应该怎样?”


李懦道:“吕布贪财好色,太师若舍不得貂婵,可另择美女,并厚赐金帛,以收买其心!”,


董卓觉得李儒的话十分有理,点头称好。


这时,貂婵躲在绣帘后,听两人如此计划,暗暗叫苦不迭,心道:“若吕布被收买动心,则义父的计谋就化成泡影,我的身体亦白白被拖贼玷污了。不行,我应再谋良策对付!”


欲知貂婵有何妙计,且待下回分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
却说董卓果然听从李儒的劝告,在自巳府中的盈千名美女中精选出数名面藐姣好,身态妖娆的尢物及黄金十斤,锦缎二十匹赐与吕布,安抚道:


“前日老夫在病中,心神恍惚,所以才失言怪责你,你千万别记在心!”


吕布怨心稍解,称谢而归。


貂婵眼见自己和义父的一片苦心即将化为泡影,不由大为着急,忙暗中派人密告王允,王允得讯,伺机入见董卓,说是在野的各路军阀正筹备攻打畏安。


这时董卓身体惭惭复原,遂带同吕布入朝议事。


王允见董卓正与献帝及百官商谈,遂频频向吕布使眼色。吕布会意,便持戟偷偷溜出皇宫,迳向太师府奔来,将赤兔马絮在衙门的石狮上,提戟摸进后堂,私会貂婵。


貂婵喝退左右侍婢,悄悄对吕布说道:“将军先去后花园的凤仪亭等我。”


吕布提戟来到凤仪亭,见亭建于荷花池中闲,十分幽静。


亭中竹一张凉榻,锦帐缎褥,知道是董卓与爱姬暑天欢蜈的地方,想到貂婵即将来与他私会,不禁心跳血热,意乱情迷,下体那东西不期然地膨胀硬勃。


不久,见貂婵身穿薄如蝉舆的轻纱,分花拂柳,姗姗来到,恰似仙女临凡,不由看到痴了。


貂婵有意媚惑吕布,使他失控,所以才一见面,珠泪就潸然流下,仿若梨花带雨,泣道:“贱妾巳蒙义父许兄予将军,本想可以为将军铺床叠被,伺俸左右,不料太师竟起不良之心,将贱妾奸污。


贱妾本欲自尽,以表清白,只是未与将军诀别,所以才忍辱偷生。


今天幸得相见,心愿巳了,此身巳被玷污,不配再服伺盖世英雌,愿死在君前,以明妾志!”


说着,双手攀曲栏,望池中便跳!


吕布慌忙丢下画戟,奔上前搂住。


貂婵转身偎在吕市怀中,嘤嘤啜泣,一双颤巍藐的乳房,紧紧贴在吕布胸膛上。


吕布越发心旌摇曳,颤声说逍:“美人切勿轻生,布早知你一片真心,只很无机会共诉心中情!”


貂婵感触到吕布胯间之物已热气迫人地抵在自巳小腹上,佯作娇啼不已,身体贴在吕布怀中蠕动磨撩,哭道:


“贱妾今生无福嫁予将军,唯有希望来生与将军长相守!”


吕布慷慨激昂地安抚道:“我今生若不能娶你为妻,枉称英雌!”


貂婵撤娇道:“贱妾渡日如年,望将军速速解救!”


吕布道:“我一定想办法救你脱出魔掌,只是现在偷空前来,恐老贼见疑,须速上以免被他察觉。”


貂婵愤道:“将军如此惧怕老贼,那贱妾近有什么希望?原以为你无敌天下,必常建功业,哪知你似甘愿受制于人下,作老贼假子!”


说完,泪如雨下,挣脱吕布,又望荷花池欲跳。


吕布羞惭满面,又冲上前环抱貂婵,道:“布誓娶美人为妻,若有人阻挠,叫他死在我戟下。”


还时,吕布巳被貂婵激到热血沸腾,豪气横生,见周围渺无人踪,再无顾忌,抱起貂婵放在凉榻上,自己跟着俯下身,把脸贴在貂婵桃腮上,撮起口唇便吻。


貂婵正要他如此,于是星眸半闭,任凭吕布如狂蜂浪蝶般探吻密啜,并伸脚将锦帐撩下,轻轻哼出销魂蚀魄的呻吟。


吕布人在锦帐裹,怀抱多日来魂牵梦绕的貂婵,清风徐吹,荷香扑鼻,不禁痴痴迷迷,恍恍惚惚,好像进入仙寓瑶台,那还记得什么义父太师,伸手就去扯脱貂婵的香罗带。


貂婵似嗔实喜,欲拒还迎,娇羞地一声轻呼,轻纱已然敞开,露出半裸酥胸的红肚兜,一双若凝脂白土的修腿亦同时展现在吕布眼前。


吕布贪婪地望看貂婵那深深的乳沟,双眼如欲喷火,末待解下红肚兜,就将脸埋在貂婵急叫起伏的酥胸上,发狂地嗅着,磨着。


貂婵娇声低叫道:“将军,请起身,待贱妾为你宽衣。”


吕布怔怔地直起腰,一把扯下貂婵的红肚兜,双手随即按在貂婵那对浑圆而坚挺的乳房上,眼光惭惭向下移到貂婵的丝罗亵裤。


貂婵含羞地坐起身来,替吕布除下锦缎巾袍,又胀红着脸去解吕布那裤裆已高高隆起的天宵纺绸裤。


吕布同时亦伸手人拉貂婵的鹅黄丝罗亵裤。


两人骤然异口同声地一声轻叹!


貂婵惊讶的是,吕布的身躯就像他魁梧强壮的身躯一样,粗长而坚硬,仿似伏魔罗汉的金刚杵,那龟头油亮肿胀,如火龟昂首,阴茎青筋凸现,若碧蛇盘踞!


吕布驽讶的则是貂婵的阴阜非但阴毛疏落有致,而且丰满圆润若小丘,一看便知是今男人销魂蚀骨的洞天福地。


貂婵虽然见过义父王允和国贼董卓的阳物,但前者平平无奇,后者猥琐短小,如今儿到吕布这般伟器,不由以素手环握,又惊又喜地低语道:“将军如此神物,贱妾恐怕消受不了,辽望将军多多怜借!”


吕布手抚貂婵胜如锦缎的背脊,说道:


“美人请放心,布虽一介武夫,但亦懂得怜香惜玉,愿从速同赴极乐。”


貂婵盈盈睡倒,玲珑浮突的胴体宛若美玉琢成,吕布百看不厌,只感到心跳急速,


口唇干躁,胯间巨物弹跳不已。貂婵一手勾住吕布的颈项,一手捏着他龟头,爱不释手地轻轻搓拐,蓦地跪坐在吕布胯下,张口就含。


吕布急将屁股后拱,让阳具退出貂婵的樱桃小口,怜爱地说道:


“切切不可!布岂敢亵渎美人!”


貂婵莞尔微笑道:“贱妾以污污之躯而能承欢膝下,当真三生有幸,说啥亵渎?”


说着,又趋上前,再次将吕布阳物纳入口中,鼓起桃腮,密密吻啜。


又以一手抚摩吕布臀部,一手抽榣其阴茎,说不尽的柔情蜜意。


吕布阳物粗且长,貂婵虽极力施展深喉绝技,亦只能吞纳其半,片刻之后,就感到脸肌僵硬酸麻,但为讨好吕布欢心和拖延时间,仍勉力含吮。


貂婵这番苦心,只感动到吕布热血沸腾,龟烦在貂婵口裹不住颅动,嘴间唷呵呵连声欣呼,终于忍受不了,俯身将貂婵抱起放倒,自己的伟岸躯体随即趴压在貂婵的胴体上。


貂婵知吕布阳物粗大,所以尽量分张双腿,使阴户扩大,然后一手弓开阴唇,一手捏住吕布的龟头往狭窄的小洞塞入。


吕布怕貂婵受痛,所以屁股缓缓下扣,甫进入一半,貂婵就已呀呀娇呼。


吕布见状,突然弹身而起,举手拍打自己的头,说道:“哎呀,布一时猴急,几乎伤害了美人!请借香罗帕给布一用。”


貂婵奇而问涟:“将军此时要香罗帕何用呀!”


吕布叹道:“布之器物太巨,已经害苦许名交欢的女子!今布将罗帕裁扎于阳物根部,如此便不会太过深入美人阴中,伤及花心。”


貂婵见吕布之阳物挣狞可怖,芳心亦着实有些害怕,便取萝帕为吕布捆扎根部。


这时,吕布才放心将阳物朝着貂婵阴户推进,抽插数十下,即刻亢奋到‘啧啧’称奇,欣悦地说道:


“美人的玉门实在太过奥炒了,又狭逼又柔嫩,而且还有会不停蠕动,夹到吕布的器物比刚才被美人以口吮啜还快活!”


貂婵心中暗道:“等我施展起阴柔功,包保你快活到像神仙。”


但口中却腻声道:“将军太见爱了,其实是将军干到贱妾舒服极了!”


吕布初初尚怕貂婵抵受不住自巳巨物的冲刺,所以用手撑在床上,轻插缓抽,那知貂婵的阴肌抽榣得越来越厉害,阴壁如绞肉枝般挤逼着他的器物,爽到他四肢百骸无处不酥麻舒惕,但觉全身血菅贲张,一口欲火自小腹穴上心田直冲脑隙,不克自制地捧起貂婵的圆臀狂抽起来。


貂婵为媚惑吕布,亦施展浑身解效,将丹田之气逼进下阴,驱动阴肌挤榨吕布的阳物,口里则喃喃浪呼道:


“将军真是神人,干得贱妾好舒服呀!噢噢,将军,将军,贱妾怏活死啦!”


吕布越抽越扯火,全身叔飘荡荡如云游云空,亢奋得连连痉孪地呼叫道:


“美人,美人,喔哟,布乐死啦!布有生以来,从未曾如此舒服过!”


貂婵本想以阴柔功将吕布驯服得臣服于自己股掌之间,哪知吕布不只在沙炀上叱吒风云,在女人身上亦是宛若天兵珀神将。


眼见吕布越干越起劲,越拍越急骤,越插越精神,自己亦身不由主地颤栗起来,失声娇啼道:“将军,将军,贱妾乐死了!哼哼,呵呵,贱妾真的快活得死啦!”


吕布但见貂婵的阴道骤松骤缩,一时舒展让自己阳物直捣花心,一时又如铜墙铁壁般夹住阳物律动,自己每一抽插都逼到阴户裹淫水外滥,‘啧啧’有声,不由乐极狂呼道:


“美人,美人,起初布还怕器物伤了你的花心,哪知你那里竟像西天弥勒佛的如意袋,布好快活呀,布真的要成仙啦!”


貂婵亦大感意外地被吕布干到魂驰魄动,芳心由起初的媚惑讨好竟惭渐暗生情丝,萌生爱念,情不自禁筛摆玉臀浪呼道:


“将军,贱妾要将军大力点干!贱妾要将军似在峨场上那般冲锋陷阵,一往无敝!噢噢,将军,将军,快快将香罗帕取去,贱妾不要将军怜香惜玉啦!贱妾要将军长驱直进,逼爆玉门!”


吕布此时已知貂婵是天生尤物,遂取下扎住阳物根部的香罗帕,屁股往下力扣,势如怒涛般起伏抽插起来。


貂婵的玉臀也典动得如巨浪上的孤舟,抛起抛落,娇啼浪叫!


锦帐鼓动得像台风下的风帆,凉榻摇荡得‘吱吱’直响,要不是因为董卓自知体肥身重,所以凉榻做得特别坚实,早就垮塌了!


正当两人干得癫龙倒凤之际,董卓在朝中突发觉吕布不在宫廷裹,心中大是起疑,急辞献帝,登车直奔回府。


至门前,见吕布的赤兔马系于石狮上,情知事有跷蹊,三步并作两步,径入后堂,高声呼唤貂婵,侍妾答说在后园赏花,董卓又奔进后园扯开喉咙大叫。


吕布和貂婵这时已干到高潮频至,闻董卓叫声,两人急起身披衣下榻,但董卓已奔到,吕布大惊,来不及提取昼戟,回身拔脚就跑。


董卓身躯肥肿不便,哪追得上!


貂婵佯作被辱悲泣,哭道:“太师快为贱妾雪耻,杀此无良淫贼!”


这时吕布巳飞步远地,自然听不见貂婵的话,董卓闻言,怒不可遏地厉声骂道:


“逆子竟敢调戏我的爱姬,若不杀你难解心头之恨!”


说着,手执吕布的昼戟,望着吕布背心奋力掷去!吕布闪避狂奔,董卓急令随从追捕。


貂婵突然扑到董卓身侧,拔出卓之佩剑假意自刎,泣道:


“贱妾虽力拒淫贼,幸未受辱,但仍愿一死以表清白!”


董卓慌忙夺去貂婵手中之剑,将她按在怀中劝道:


“美人不可轻生,老夫必杀贼子为你雪耻!”


由此,董卓和吕布父子反目成仇,吕布最后终因贪恋貂婵美色,与司徒王允合谋刺杀董卓,并迎娶貂婵为妾。


但却因此而令天下群雄所鄙夷,亦留下贻笑万年的‘凤仪亭风波’。